僵尸作战模拟地雷枪地雷上线


 发布时间:2021-04-13 13:02:20

昔日雷声远,山高多密林。拨开一人多高的荒草,“有雷!”三班长吴寒在1076阵地雷场进行人工搜排,一个叶绿色圆柱体便被他从一个大树桩后面用扫雷耙耙齿带了出来,雷壳半裸在泥土里。虽然手中的耙子已经刨了近百颗地雷,但他依然不敢有丝毫马虎。排一枚地雷就是和死神握一次手,不同型号的地雷有不

面对战友的牺牲,官兵们的伤感是真情实感的流露,然而面对肩上的和平使命,他们的勇敢也同样源自血脉。“哈哈,这是我排的第200颗地雷!有纪念意义吧。”四班长肖楠举起沙箱,得意地向战友“炫耀”。自小家庭条件优越的他,入伍前曾在越南河内师范大学留过3年学,攻读越语专业到2级,是一名典型的90后“公子兵”,怕吃苦、怕受累。刚来到扫雷队时,他曾几次申请调到踩不到地雷的炊事班去,在战友们的鼓励下,他才鼓起勇气走上了雷场。第一次上雷场,虽然经过了临战训练,但肖楠依然胆战心惊。

据介绍,现代意义的地雷是在19世纪开始走上战场的。二战中,欧洲战场的大部分地区都布有地雷阵,仅苏联红军就埋设了7000多万枚地雷,炸毁了德国法西斯的1万辆坦克和其他车辆。进入到冷战时期,东西方陆军都竭力发展大规模布雷作战能力,出现用机械化战车乃至飞机、直升机实施大范围布雷的战术。即便在今天的朝鲜半岛,驻韩美军还保留了一个MH-60布雷直升机中队,每架直升机都配备特殊的空中布雷单元,可在选定的距离内进行有疏有密的地雷布撒,以便迟滞朝鲜装甲部队的突击速度。专家指出,尽管国际社会在1997年9月18日通过了禁用反步兵地雷的《渥太华公约》,同时MRAP的普及让地雷以及稍后出现的路边炸弹的威力大打折扣,但这些主客观因素都不能阻止这类“非对称武器”的发展,只能使它们的技术档次上升到新的水平。-  萧萧。

这里的地雷不仅种类杂、数量多、埋设密,而且历经30余年仍保持良好的战斗性能,稍不小心即会引发爆炸。在前两次大扫雷中,牺牲1人、负伤30余人,其中因伤致残12人。可以说,扫雷就是同死神打交道,一旦踏入雷场,就等于一只脚踏在人生道,一只脚踩在鬼门关。2016年3月,我队冒着浓雾在文山老沙仁寨雷场排雷,在半山腰的灌木丛中发现一枚绊发雷,我凭经验识别出这是“诡计雷”,认定雷坑下还有压发雷。通过探排,在雷坑下排出呈三角排列的3枚塑料壳压发雷。

地雷挂弦只不过是最简单的拉发雷,其实,地雷光是触发方式就有拉发式、绊发式、压发式、遥控式等很多种。引爆方式有一踩就炸,也有踩下去不炸、一抬脚反倒炸了,还有人跳起来才炸的地雷。材质有铁壳雷、木壳雷、胶壳雷、塑壳雷等,可以说是五花八门,种类繁多。即使是最有经验的老兵也认为,战争中最可怕的是地雷,因为它无处不在、防不胜防。目前,受过严格训练的拆弹专家在排雷时,要身穿防弹衣或使用机器人。在战争期间,排雷工兵是战地工程师,尤其是受过训练的陆战队,他们要扫清雷区道路,以帮助部队顺利行军,如果稍微踏错了方向,或者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致残或者丧命。

很快,干训队第一批学员,包括冀中军区抗大三团、冀中地区及晋察冀军区选派人员等共70 余人冲破层层封锁来到与军工部机关驻地相邻的下赤峪村报到。是时正值百团大战,军工部机关分为两个梯队,干训队随即被编入第二梯队,次日即开赴武乡县砖壁村,作为关家垴战斗预备队参战。10 月,反“扫荡”结束,干训队回到下赤峪,李非平任队长兼工科教员,厉瑞康任指导员兼政治教员,下辖两个分队,一分队为工训队,以培训军事工业技术为主,二分队为通讯队,以培训军事通讯联络为主。

绿植丛生之处不时出现标有骷髅图标的“禁雷区”。随着近年来沿边开发开放的深入,边民临边活动日益频繁,以及自然环境变化,部分雷区由“隐患”变为“明患”。从2000年以来,仅云南省文山州就发生触雷事件81起,致伤致残76人,致死12人。此次行动中,云南省军区排雷指挥部将对50余平方公里的雷区进行彻底扫除,对20余平方公里的雷区实施永久封围,计划2017年年底前全部完成。据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负责人介绍,“永久封围范围一般指附近居民的水源地等,防止排雷行动对水源造成污染。

兵球 批序 村机

上一篇: 2018年中国外交金灿荣

下一篇: 中国在外交的成就说明了什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3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