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地雷为主的抗日战争故事


 发布时间:2021-04-16 16:42:09

“死亡地带”里,险重的任务、复杂的地势、恶劣的环境,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英勇的扫雷官兵。身着“金钟罩”在雷场“刨地瓜”经过3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记者来到山高坡陡、地势险要的八里河东山雷场。雷场边,林立的警示标志无声地警告着人们。“轰隆……”伴随着一声巨响,雷场上升腾起蔽日浓烟。硝烟散

1943 年6 月14 日,日军进占武乡县蟠龙镇,直接威胁到学校安全,太行工校由此迁回到黎城县井上村一带生产度荒,从此停课,并于9 月18 日停办。在校学员根据彭德怀“工校学员不准调出军工部门”的指示,大部分被分到军工部下属太行各军工厂,余下分赴延安、太岳军工厂。抗战胜利后,1946 年2 月,太行工业学校在长治恢复,改称长治工业学校。太行工业学校作为我军第一所军工学校,为我军培养出400 多名军工管理干部和技术人才,成为太行军事工业技术传播的摇篮。

祖国边境的和谐安宁,浸透着他们的汗水,甚至鲜血。为了和平,为了安宁,他们义无反顾,英勇赴险。鲁迅先生曾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此时此刻,也许你正享受着悠闲的假期时光,或徜徉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美景中,或沉浸在家人团聚的喜悦中。但我们不应忘记他们,那些用青春和汗水、忠诚和坚守为祖国护卫和平、创造和平的扫雷勇士。今天,让我们走近扫雷官兵们,聆听他们的青春故事,感悟他们的坚毅与忠勇!——编 者“人员撤回!”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搜排手邢志明用黄色小旗逐一在搜排过的地区做了标记,才最后一个撤出。

夜深了,雷场里不时传来几只野鸟的鸣叫。热闹了一天的麻栗坡县天保口岸,开始安静下来。雷区旁一个陈旧的小院里,从二楼一扇窗户透出淡淡的灯光。扫雷四队队长龙泉,正在为次日的排雷经验交流准备教案。龙泉此刻意识到,已好久没与家人联系了。他习惯性地打开手机上的一段视频反复观看。“这个暑假,我没有参加特长班、夏令营,而是来到爸爸工作的扫雷队,体验军营生活……”这段视频,是临战训练期间,妻子陈晓虹带着儿子龙陈玉洋,从四川北川县来队探亲时拍下的。

中新网昆明1月3日电 (张常 德黄巧)记者3日从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获悉,自新一阶段中越边境扫雷行动展开以来,该大队已清除地雷和各类爆炸物数千枚。中越边境云南段大面积扫雷行动新一阶段扫雷于2017年11月27日展开。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所属四支扫雷队分别在文山州麻栗坡县的老山、八里河东山、大火焰山,马关县的东瓜林等地区雷场实施扫雷作业。通过努力,扫雷大队数百名官兵目前已清除雷区面积230余万平方米,清除地雷和各类爆炸物数千枚。

原标题:中国防雷护具选入联合国维和装备 装甲救护车首次列入全军作战序列据国际红十字会上世纪90年代的统计表明:有1.2亿颗地雷分布于全球64个国家,每2分钟就会有人因地雷致死或致残。无论是在遍布未爆炸炮弹的黎以临时停火线雷区,还是在地雷密度达到3600枚/平方公里的中国云南千余公里的边防线上,都有中国的扫雷官兵不畏艰险认真排雷的身影。他们为了当地百姓不受地雷的威胁而常年与危险相伴,又由谁来保证这些可爱的战士们的安全?现代战争中机械化部队推进迅速,野战救护如何能“跟得上、救得下”?近日,国际在线记者走进第三军医大学第三附属医院野战外科研究所,寻找是谁为战士们铸造生命盾牌。

1941 年1 月,干训队奉命迁移至黎城县看后村,筹备成立太行工业学校。3 月,军工部各厂、冀中军区、冀鲁豫军区、太行军区、山西青年决死纵队及八路军总部直属单位共选派学员96 名,陆续来到看后村。5 月,太行工业学校正式成立。刘鼎任校长,刘致中任副校长主持日常工作,李非平任教务主任,厉瑞康任副教导员。初期学员共129 人,教职工20人,很快发展到200 余名教职员,依文化水平分为6 个班,其中原工训队老学员组成专科一班(机械)、初中水平新学员组成专科二班(机械)、化工班,其余学员组成普三班、四班,另有一个会计班。

”他说,大部分防步兵地雷的承重是7至15公斤,超过这个重量可能就会引爆。因此,手持探雷器的力度,必须拿捏得十分准确。“扫雷耙之间的间隔,就是官兵残疾与健全的分野。”蒋俊峰介绍,官兵拿着扫雷耙将雷场扫一遍,这是排雷的重要一道程序。如果扫雷耙之间的距离过大,地雷就有可能漏网。扫雷弹要怎样装填,才能确保爆破效果最佳?有的地雷因埋设时间长,性能发生改变,怎样排除才不会引爆?临战训练时,蒋俊峰手把手地将这些经验传授给了每名官兵。

夏涛 李湘宏 国升

上一篇: 军队体检前做近视手术可以吗

下一篇: 做了准分子手术能当陆军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09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