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 民兵 何金海


 发布时间:2021-04-16 15:27:59

专家聊装备近日,俄罗斯下塔吉尔导弹师接收了一批特种装备,其中“叶”式遥控扫雷车颇引人注目。这是一款俄罗斯战略火箭兵的专用遥控扫雷车,能探测和排除百米内的金属地雷。扫雷车属于反地雷战器材,一般分为机械扫雷车、机械爆破联合扫雷车和爆破扫雷车,机械式扫雷车依靠装甲车或坦克车的扫雷滚轮自

战斗中,地雷发挥巨大的威力,像10月8日屯留民兵用地雷炸死日军联队长和联队参谋长,这是民兵首次运用地雷战取得重大胜利。整个反“扫荡”过程中,根据地军民用地雷毙伤日伪军1100余人,取得良好效果。太行根据地在1942年5月反“扫荡”中同样使用地雷配合战斗。当时,日军1500余人进入太行山区,试图消灭八路军总部。八路军以游击集团坚持内线斗争,机关和主力部队转至外线打击日军。留在根据地的八路军游击集团和民兵在日军必经路线上积极理雷,频繁袭击,使日军“求战不得,求守亦不得”,被迫撤出战斗。

除了排雷大拿,雷场上的“兄弟情深”也让我们很“心塞”。2014年1月,西非大地热浪滚滚,一场沙尘暴突如其来。这正是我“为非作歹“的好机会!因为我们都散落在野外,在黄沙掩埋下将是很难被发现的。当一名叫做孙宝玮的维和战士拿着地图环顾四周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孙宝玮身体一倾,右脚陷进了一个沙坑,一声清脆的“咔嚓”声让周围的人头皮发麻。对,他踩到了我的身上。“等着我一展拳脚吧”,我暗自欢喜。就在我即将得逞的时候,一个叫做马向前的战友走上前来,破坏了我的好事。

身临其境,记者不禁替他捏了一把汗。“这次扫雷是云南边境地区最后一次扫雷,除永远封围的雷场之外,所有的雷患都要彻底扫除,几乎所有的雷场都是山高坡陡,有的根本没有路,地雷种类杂、数量多,雷场上危机重重,步步惊心。”从受命那天起,周文春和指挥部“一班人”肩上的担子再也没有放下——雷场和雷场上的那些兵,成了他们挥之不去的牵挂。自去年6月以来,每当来到这样的作业现场,周文春心中都隐隐作痛——2016年6月4日下午,下士程俊辉在60多度陡坡进行作业时发现一枚绊发雷,正当他全神贯注排除时,脚下的山石突然崩塌,他跌落到30多米深的谷底,头部严重受伤,抢救无效壮烈牺牲,把年仅22岁的青春永远定格在雷场之中。

然而,当邢志明准备展开作业时,杨鹏一把拽住了他……邢志明回头一看,发现另一枚地雷就在脚边,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原来,由于常年受雨水冲刷,导致多枚地雷堆积在一起,如果稍有疏忽,极易发生危险。那次经历,让邢志明深刻认识到,雷场上没有绝对的经验,任何失误都可能引起致命的后果,上了雷场必须时刻保持警觉。“每次排雷,每一个动作都要尽量轻巧,每一次挖掘土石尽量少些,这样才能保证不触发地雷引信。”邢志明说。一枚铁钉,珍藏至今“用自己的双手挖出地雷、再销毁,内心有很大的成就感,这也是我们排雷官兵的价值所在。

”在扫雷现场,笔者看到两名扫雷战士操作一台“螃蟹”模样的扫雷机器人进入雷区。它沿着雷场清障车前进的路线逐步向前探排,犹如一个黑色的精灵,机敏地伸出探头,不停地左右转动,不放过一个可疑角落。没多久,扫雷机器人的警灯突然开始闪烁,警报声持续响起,一颗防步兵地雷被确定。“以前作业用的都是扫雷钩、扫雷耙等‘土装备’,现在可谓‘鸟枪换炮’了!”指挥长陈安游说,虽然这次扫雷作业官兵们啃的都是“硬骨头”,但科技含量较高的扫雷装备、器材大量投入扫雷实战,让大家对排雷行动更有信心了。江彦军 缪祥兴 曾浩云。

人同 秦宇 呼伦贝尔草原

上一篇: 洋务派兴办的军工企业规模最大的是哪个

下一篇: 反恐重击隐秘行动第一关帐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0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