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平整编中消失的红军工人师


 发布时间:2021-01-22 16:59:04

1929年秋天,高富岭村组织了农会,建立了中共组织,并在邹家祠堂成立“宜春东南区苏维埃”,还成立了赤卫队,随后改称游击队,15岁的周赤萍报名参加。1931年3月,江西红军要“扩红”进行第三次反“围剿”战争,周赤萍报名参加了红军,从此走下了高富岭。离开家时,他将手里的3块银元给了母

稳住部队陈云到红五军团后发现,自己面临的问题比预先估计的复杂得多。当时,红五军团下属两个师———红十三师、红三十四师,总共有六个团,一万人。这一万人要做红军长征的总后卫,掩护全部红军转移,而红军一开始长征时,采取了搬家式的行军方式,把印刷厂的机械、原来中央苏区办兵工厂使用的机器、中央苏区银行印钞票的机器等,全部带上,这样,行军速度就相当慢,一天的时间,也就走十几里路,并且需要战斗部队掩护搬这些机器的部队慢慢腾腾地走。

编者按生活的细节,常常蕴含着丰富的含义,给人颇多暗示。逝去的往事,很多时候一旦翻开,就可能让人在纷繁复杂面前保持清醒。本期我们特约成都军区政治部编研部挖掘整理了一组长征路上的小故事,推出“往事光泽——长征路上的群众路线”。这些并非波澜壮阔的往事细节,如同一枚枚散发出恒久光泽的钻石,镶嵌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路铺就的历史画卷上,给人以深刻启示。它们又如同一座座丰碑,反射出岁月的回响,让人们有了比照的标尺。今天,我们重温这些往事细节,就是希望广大读者从字里行间,去体味我们党为什么把群众路线作为毛泽东思想的三个“活的灵魂”之一,为什么把群众路线作为我党的生命线和根本工作路线,切实从情感和思想深处增强贯彻落实的自觉性。

本文摘自《党史纵横》2010年第3期,作者:李意根,原题:《红四方面军高级指挥员余天云之死》,本文系节选1958年5月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在批判刘伯承的教条主义“错误”时,彭德怀元帅说:“刘伯承身上有很严重的教条主义,不但影响了南京,就连北京(指训练总监部)也有些吹鼓手,抬轿子的。不要忘了,红军时期,他的教条主义是逼死过革命同志的。”他指的就是余天云。由于路线斗争和年代的久远,加之当事人回忆的不一,关于余天云的死因变得扑朔迷离,说法不一。

”历史已经证明,中国革命的胜利,正是走了毛泽东所领导的“工农武装割据”的道路。如果没有毛泽东这种科学预见,就不能回答当时广大党员心中的疑惑,就不会有后来中央革命根据地和四次反“围剿”的胜利,也不可能使中国革命在符合本国实际情况的条件下胜利发展。杨尚昆在《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一书中说道:“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是什么?中国革命用什么方法才能取得胜利?长期以来,我们党包括中央大多数政治局委员都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是毛泽东首先回答了这个问题。

纵400里、横240里的湘鄂川黔边革命根据地,宣告诞生。12月10日,新成立的湘鄂川黔临时省委、省革委、省军区机关,从大庸迁至永顺北部的塔卧办公。从此,这个古老的镇子成了湘鄂川黔边革命根据地的政治和军事中心,成了红二、六军团像模像样的家。紧接着,根据形势需要,军团决定在塔卧的雷家新屋创办红军大学,名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分校,由萧克任校长,谭家述任副校长。红军大学教政治、教军事,讲述战术规则、射击学原理等课程,也开“马克沁”机枪如何分解与结合这样一些实用课。

鲁涤平、何键叩。哿未印。”当龙源口战斗国民党军方面进攻不顺时,并未见到湘军的身影。杨如轩于23日致电鲁涤平、何键等称:“机最急。……接敝师杨副师长由七溪岭来示:朱、毛、袁各匪率千余人,沿七溪岭一带,据险与我军苦战。我肉搏冲锋数十次,连掳仇敌数个,不料我右后方,又有匪数千向我袭击,当即抽队抵挡。……我军官兵亦伤亡不少。现仍在七溪岭对战中……贵军已开动否?现到何地?万祈迅示。并请不分领域迅即进剿,俾免有受匪各个击破之虞,若何?盼即电告。

今年夏季,来自第1集团军、第26集团军、第47集团军、第14集团军、第65集团军的红方部队,在朱日和与常年驻守在这里的蓝军部队一决高下。在7月22日开始的B阶段演习中,来自第26集团军的5000余名红方官兵和数百台各类装备,经过三天两夜的机动,顺利完成远程投送,开始收拢集结。在经历300公里的战场机动,和10公里武装奔袭之后,红蓝双方开始进入实兵对抗阶段。在蓝军阵地的前沿,布满了雷场和反坦克三角锥模型,红方部队必须先破除障碍,才能让后方的装甲部队顺利通过——“爆破筒跟上,往前传爆破筒。

叶剑英和钟纬剑率部来到这里,在通过龙胜山区时,遇上敌机轰炸,司令员叶剑英不幸负伤,纵队的指挥任务几乎全落到钟纬剑身上。他凭着智慧和毅力,率领指战员克服重重困难,终于走出了老山界。1935年初部队缩编,钟纬剑任红3军团第5师参谋长、红3军团第10团参谋长。同年2月28日,在遵义战役中的老鸦山战斗中,红10团担负守卫主峰阵地任务。敌人的炮弹纵横交加,老鸦山硝烟弥漫,乱石横飞,敌人像蚁群般爬上山来。红10团全体指战员以视死如归的气魄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战斗持续了五六个小时,仍呈胶着状态。

下午2点,总攻开始,一场殊死搏斗在青杠坡山梁及两翼峡谷展开。红2师担任正面作战,主攻青杠坡山腰川军指挥所永安寺。川军凭借有利地形,布置了3层防卫火力,红军多次进攻都未能奏效。红2师从两翼发起猛烈攻击,正面佯作后退之势,诱敌转向两侧防卫。红2师5团突击队一跃而起,直扑永安寺,经一场白刃战,终于将永安寺占领。此时,大量占据着临时工事的敌军依然负隅顽抗,且敌后援部队独立第3旅迅速增援上来,教导师第2旅由古蔺向土城方面迂回堵截,赤水的第5师2个旅及第1师第3旅第7团也从西北向红军侧后攻击,其余增援部队还源源而至。

卖粉 指路牌 周晓彤

上一篇: 揭秘:蒋介石为何迫不及待催促举行重庆谈判 (2)

下一篇: 揭秘刘湘破译蒋介石军队密码:明打红军暗争西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