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军民融合办公室领导班子


 发布时间:2021-01-25 08:21:22

漳州战役是毛泽东、周恩来双星定位的历史起点1932年毛泽东亲临指挥的漳州战役,在不少党史著述中并没有作为一段重要历史来叙述,因为它就是打了一场胜仗,并没有凸显出多么重要的历史地位。本文试图从宏观党史的角度,来谈谈漳州战役对毛泽东与周恩来关系的影响。一、攻取漳州是毛泽东在长征前统率

近年来,该市先后投入专项资金完善了上百个物资供应站和数十个物资保障生产基地的建设,成立了应急转产组织机构,制定了产品转产、储备、研发和供应预案,明确了军供产品质量生产标准,实现了战备物资供应从市场到战场的直接保障。漳州人民倾力拥军支前,不仅极大激发了驻训部队官兵献身强军实践的热情,还让子弟兵深深感受到了军民鱼水深情。今年8月,某部演训结束撤离时,官兵们在每辆车上都挂出一块横幅:“感谢漳州父老乡亲!”(欧阳九生 本报记者 代 烽 杜 康)把支持国防建设纳入政绩观■福建省漳州市委书记、漳州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 陈家东2014年“八一”建军节前夕,习主席看望驻福建部队官兵并向全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祝贺节日之际,读了他于1991年作的诗《军民情·七律》:“挽住云河洗天青,闽山闽水物华新。

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 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诗词集》,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33、40页。既讴歌了三次反“围剿”斗争痛快淋漓消灭敌人的胜利场景,也反映了他运筹帷幄、导演出“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活剧”的欢愉心态。如果说三次反“围剿”斗争是毛泽东在没有或较少受到干扰的情况下指挥战争取得的胜利,那么红军攻取漳州也是他的决策没有受到干扰,并亲临前线指挥取得的又一胜利,同时也是他在长征之前直接统率红军取得的最后一次胜利。

但自下山转战赣南闽西、开辟中央苏区以后,情况不断发生变化,毛泽东的决策权力越来越受到挑战或限制。首先是在闽西,1929年5月中央派来的刘安恭(从苏联回国)担任临时军委书记后,就发生了关于前委和军委关系,实际上涉及到党指挥枪的建军原则的争论,直接后果就是在红四军七大、八大上,毛泽东被撤销前委书记职务;二是1931年春苏区中央局成立后,尽管毛泽东被选举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并代理过短时间(两个半月)的苏区中央局书记,但大部分时间受制于在许多问题上执行临时中央“左”倾错误的苏区中央局;三是1933年春临时中央到达中央苏区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指导思想不断遭到以博古为代表的“左”倾错误指导思想的批判和打击。

演出之前。林刚颖摄看动漫片。陈木河摄在主题教育活动中,福建公安边防总队漳州边防支队坚持把提高官兵打赢素质、完成中心工作能力作为教育重点,把课堂拓展到执勤执法的现场和执行重大任务的战场,有力凸显主题教育服务保障中心的引领作用。立足任务特点,注入精神食粮漳州公安边防支队党委深刻认识到,依托主题教育引导官兵保持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和干事创业的工作热情,是全年政治工作的“头等大事”。而摸准区位实情搞教育,则是办好“头等大事”的第一步。

今年年初,该支队政委孙亚祥在深入15个基层单位蹲点了解情况后发现,龙海边防大队基层单位执法执勤环境敏感复杂,如何通过教育帮助官兵缓解承受的压力、抵御经受的诱惑是关键;漳浦边防大队辖区重点项目多、维稳任务重,如何通过教育为维稳创安增加“精神钙质”是重点……“定点清淤,打通脉络,才能吸收钙质。”在党委议教会议上,面对深入6个大队29个基层单位收集汇总的5类160条意见建议,漳州公安边防支队党委明确了下放教育权限、分类重点攻关、探索实施符合部队实情教育手段的教育思路。

中新网漳州4月2日电 (徐国庆陈锦宏张羽)2日,漳州市公安边防支队对辖区小型无证船舶挂牌工作全面启动,这标志漳州市沿海13000余艘小型无证船舶即将告别“无证时代”,小型无证船舶管理混乱无序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漳州市公安边防支队人士表示,长期以来,因办证条件不达标、管理制度不健全等问题,小型无证船舶管理一直是船舶管理中的难点。然而这些船舶安全系数低、数量多,因涉及到广大渔船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给船舶管理工作带来难度。为此,福建省综治办专门下发《关于加强沿海治安管控的工作意见》,加强小型船舶管理,切实打破辖区小型无证船舶管理难的现状。连日来,漳州边防支队组织官兵深入辖区对各类小型无证船舶进行详细摸底,并按照船舶实际情况进行统一编排,专门制作了黄底黑字的小型无证船舶号牌,将按照“一船一号一档”的标准对小型无证船舶实行统一登记造册,确保每艘无证船舶有编号、有责任人,使之管理规范有序。(完)。

因此争取对粤敌的胜利,成为今后中心任务。”《毛泽东军事文集》第1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269页。就此而言,这是毛泽东在中央苏区指挥三次反“围剿”斗争之后,亲率红军打的第四次大胜仗。第二,毛泽东打了大胜仗不仅没有受到临时中央的表彰,反而被批评。临时中央认为,攻取漳州犯了影响中央关于夺取中心城市“进攻路线”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在回师赣南不久,由于前方的周恩来、毛泽东、朱德和王稼祥同后方主持苏区中央局工作的任弼时、项英、顾作霖、邓发,在作战方针和对毛泽东的任用上不断发生争论,结果在1932年10月的宁都会议上毛泽东被免去军职,不再担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职务。此后,他专事政府工作,直至遵义会议召开之前的两年零九个月时间里,没有军权。因此,漳州战役是毛泽东在中央苏区统率红军亲临指挥的最后一次大捷。

排法 邓恩铭 日东

上一篇: 中国意识形态安全面临的战略机遇是

下一篇: 科技革命之变给中国带来的机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5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