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农民兵劳动模范大会


 发布时间:2020-10-22 20:46:27

1928年春,中共湘东特委和醴陵县委连续组织了两次农军扑城,这就是著名的醴陵年关暴动。陈觉担任省委特派员,指导了这场斗争。为彻底推翻地主豪绅反动统治,广大农民军在党的领导下,乘着湘桂军阀在湘混战、县城敌兵数量不多的机会,于1928年1月27日,由南乡出发直扑县城,血战整天,未能攻

此举有力地提高了农军的战斗素质,也推进了农会势力的迅猛发展。不到半年,全县60%的乡村都成了农会的天下。1926年12月下旬至1927年1月中旬,县民团反动首领刘东勾结地主豪霸,联合花县、三水等县反动民团,残暴地对清远各区乡农会发起进攻,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并占据县城,围攻县农会。叶文龙指挥全县农民自卫军奋起反击,在太平、山塘等地与反动民团展开激战,多次打退敌人的猖狂进攻。最后,在国民革命军教导师第一团的支援下,一举将这股反动势力击溃。

夏日的一个傍晚,记者在武警8662部队实兵对抗演练中看到这样一幕。“侦察兵是行走在死亡线上的猎人,与敌较量,拼的是胆略、比的是智慧。”带队的“牧民”摘掉毡帽,脱下坎肩,露出鹰一般锐利的目光,他就是该部参谋长陈勇。入伍不久,陈勇就成为团里有名的“神枪手”“格斗能手”。为了练就侦察硬功,他记不清身上有多少处“挂彩”;练伪装潜伏,有时他忍冻挨饿一练就是一整天。他还遍访名师练口技、学化装,平时一有空就逛博物馆、图书馆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民风民俗。

他们有的暗地以“族规”、“家法”、辞佃来阻止农民加入农会,有的对加入农会的农民威胁恫吓,或施以小恩小惠,拉拢利诱,千方百计地破坏农民协会,还有的不法豪绅,以防匪抢劫为由,加固宅院,扩充家丁,准备以武力和农会对抗。为了保障农民运动的深入发展,对付反动豪绅的反抗和破坏活动,中共党组织号召农民协会把会员武装起来,加强农会组织的力量。乘马岗区大河铺罗家河村有个大土豪,名叫丁枕鱼,有良田七八百亩,房屋几十套,雇有众多长工短工,全乡大部分农民都是他的佃户。

加强农村改革决策与立法的衔接。在探索解决农村产业经济发展滞后、基层民主薄弱、文化生活空虚、环境生态脆弱等问题过程中,那些被证明行之有效、立法条件成熟的改革举措,应及时上升为法律;对于那些实践条件还不成熟、需要先行先试的,应按照法定程序作出授权,使立法主动适应农村改革发展需要。重视研究农村传统民商事习惯,从中提炼法律条款,以增强法律的适用性。保障农民的合同权利,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林权改革、土地改革、农村金融改革中,认真履行合同法等法律规定,运用契约精神解决农民利益纠纷。

这次克复海丰,农民自卫军可谓功不可没。早在20世纪20年代初,彭湃就发起了海陆丰农民运动,海丰农民最先组织农民自卫军,并建立了农民自卫军教练所。陈炯明对自己老家爆发的农民运动最初抱持宽容与支持的态度,其目的是说服彭湃为其服务。1925年6月第一次东征时,周恩来和东征军的苏联军事顾问鲍罗廷、加伦曾住在澎湃家中。周恩来十分重视武装工农群众,壮大工农革命队伍。当他发现农民军缺乏骨干和经验,就委派黄埔二期生李劳工为该县农民自卫军大队长,另派二期生吴振民、卢德铭、宛旦平等为教官,协助训练农民自卫军。

精简整编后,原来管理防空战备工事的部队撤离,出现了这批军事设施无人看管问题,不仅受风化和雨水的侵蚀,还存在着人为损坏问题。特别是夏季,一些人为了捉蝎子卖钱,在防空战备工事里外乱扒乱挖。对此,曾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在乡老兵倪园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找同为在乡老兵的倪凤栾和时任村干部的张玉锦、倪昌银3人商议这事:“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家花费了那么多钱、部队官兵流了那么多汗水建成的防空洞毁了!”他们4人决定,承担起义务巡山护洞的责任,尽力保护好这些军事设施。

奥卡姆 董宝田 芯片组

上一篇: 地球末日生存军队地堡剧情

下一篇: 人社局关心国防建设标兵个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2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