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曾两次向党中央请辞“司令”头衔 显高风亮节


 发布时间:2021-01-21 07:14:01

10月15日,粟裕以个人名义致电中央:“……以职之能力,实不能负其重任。而鼎丞同志不论在才德资各方面,均远较职为高超……请求中央以鼎丞同志为司令。职当尽力协助,以完成党中央所给予之光荣任务。”10月24日,中央仍批复华中局,“同意以邓(子恢)、谭(震林)、粟(裕)、张(鼎丞)、刘

粟裕指挥的官陡门奇袭战,就是要打破日军的围困。他所选定的奇袭目标当时被日军认为是安全系数最高、完全可以高枕无忧的据点,这是因为官陡门处于封锁线的中心位置,如果新四军逼近,日军能立刻予以援救:半个小时之内,各个小据点的增援部队可完全到达官陡门;不用两分钟,飞机便能飞到官陡门上空,对地面部队进行低空扫射和轰炸;官陡门未超出芜湖日军炮兵的射程,只要接到呼救信号,炮兵就可实施火力支援。在官陡门奇袭战中,粟裕攻敌所不防,起到了出奇制胜的效果。

走后门,通常是用不正常的手段来达到自己所求的目的,相传,大隋朝承袭汉制,官府衙门都是坐北朝南。如果职位高到可携带家眷上任,官员的妻儿老小通常都安置在衙门后宅。平素公务往来,客人走得全是前门,只有私交甚好的朋友或者自家晚辈才走后门入内。几百年后,贪佞之风大行,“走后门”一词也由此而来。走后门在官场中是一门学问,有绝顶高手,利用符合官员子孙条件的特长,然后再假借公家公平公正的名义放出公告,走的是无声无息,丝毫不露一点破绽;而初学者,利用人脉关系,里外疏通,必定会被人一眼识破,一但东窗事发,结果连同自己也会栽在里面。

而主力红军在龙冈设伏,以歼灭敌十八师。毛泽东和朱德十分欣赏这一建议。当即派出了一个营的部队作诱饵,在与张辉瓒部接触后,立即向龙冈方向边打边退,最终把敌十八师引入了我龙冈包围圈。而龙冈地区山岚重叠,树大林密,雾气弥漫,是一个理想的打埋伏的好地方。12月29日,当张辉瓒率部进入我龙冈包围圈时,毛泽东和朱德随即向埋伏在四周的4万名红军将士下达了战斗命令。刹那间,枪声大作,炮声隆隆。龙冈这个被莽莽密林覆盖的山区,变成了杀敌的好战场。

形势好转了,机关相对稳定了,粟裕的家属虽然从后方到前方来团圆了,但是我也没有看到粟裕抽时间和楚青、孩子们在一块玩一玩,聊一聊,而是把他的全部精力、全部时间放到指挥作战上面去了,一会儿看电报,一会儿看地图,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想问题,一会儿发电报给毛泽东、华东局、刘伯承、陈毅、邓小平,汇报情况,提出建议,要么到作战科去了解情况,考虑问题,丝毫没有因为家属的到来,影响他指挥部队作战。粟裕建议:战役由陈毅、邓小平统一指挥,并成立领导机构粟裕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等我们的力量壮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要同国民党军决战。

不久,一支两万余人的日本雇佣军开赴台湾。日本人再次登临台湾,虽不是重演50年前的鲸吞强占,但用武士刀斩断宝岛与大陆的血脉却如出一辙。日本兵的顽强、凶悍、团队精神和战术精湛又是举世闻名的,这使得粟裕在评估他们的战斗力时,就不能用1=l,而只能用l≈3的算式来计算:如果两万日本兵约等于6万国民党兵,那么6+14=20,台湾拥有的国民党守军战力应以相当20万人来看待。如是,原拟8个军参战已不够,粟裕对战役决心第一次做了较大修改,计划投入攻台的兵力增加到12个军、50余万人。

粟裕到军事科学院后,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对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和斗争。他心系国家安危,身体力行,从国家战略高度思考未来反侵略战争的对策与措施。他非常注重调查研究,经常到部队、边防、国防工程的现场进行实地考察,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他受命深入海防进行调研,发现当时的作战指导思想和国防工程方面存在某些严重问题,于是秉笔直书。当他于1970年如实完成调查报告时,有人提醒他说国防工程部署是经毛主席批准的,但粟裕还是据实上报。1979年,他的学术报告《对未来反侵略战争初期作战方法几个问题的探讨》发表后,不仅在全军引起关注,也受到世界的关注。他对国家安危的关注、对军队建设的倾心和对军事科研的认真,正如他自己所云:“松苍敢向云争立,草劲何惧疾风寒。生死沉浮寻常事,乐将宏愿付青山。”。

经过一番策划,9月中旬,他亲自指挥26个团南下,叫嚣要与陈粟在黄桥决战。决战迫在眉睫,粟裕对敌情我情已了然于胸。在作战会议上,他对敌我双方的兵力对比、攻防态势、装备优劣直到士兵的参战经验都说得非常详细。特别是他认为,在战斗初期,日本人会采取坐山观虎斗的态度。只要我们速战速决,日顽联合进攻的局面就不会出现。在兵力部署上,他进一步运用了在井冈山斗争时期“诱敌深入”的战术,大胆提出以四分之一的兵力守卫黄桥,以四分之三的兵力作为突击力量。

武平县西北五公里处有一条山路叫石径岭,地势险峻,悬崖峭壁间只有一个隘口可以通过。南昌起义军余部要向西北转移,这是一条必经之路。经过侦察,起义军发现隘口被地主武装民团占领着。为了出其不意制伏敌人,朱德率领几个警卫人员,从长满灌木的陡壁攀登而上,从侧后发起进攻。战斗力本来就不强的民团,遭到突然打击,丢下武器四散逃命。朱德站在断壁上,手握驳壳枪,指挥部队胜利通过了石径岭。经过武平县城战斗和石径岭战斗,南昌起义军余部摆脱了国民党军的重兵追击,进入了赣南山区。饥饿、疲惫、伤病折磨着官兵,革命前途十分暗淡。逃跑、叛变的官兵每天都有,粟裕却坚持了下来。他拖着重伤的身躯,坚定地跟着部队前进。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曾采访过数十位新四军的老兵,他们唱起一首歌:“毛主席当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他们说,这首歌和“黄桥烧饼歌”一样,曾在大江南北广为流传,这两首歌都与黄桥决战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说起黄桥决战,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那是粟司令带我们创造的战争奇观——当时陈毅、粟裕率领的部队,满打满算仅有7000人,能上一线战斗的不过5000多人。对手呢?那才叫气势汹汹,大兵压境,韩德勤调来的部队有20多个团3万人啊!这仗敢不敢打?能不能打?能不能打个歼灭战?那段时间,33岁的粟裕总是站在地图前,一看就是半天,参谋们知道,他沉默不语,就是要打大仗了。

王之栎 铲面 油墨

上一篇: 60年大庆女民兵方阵训练哭吗

下一篇: 军事基地里一般有哪些设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1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