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胜大将粟裕高风亮节:二让司令一让帅(图)


 发布时间:2021-01-22 16:42:08

形势好转了,机关相对稳定了,粟裕的家属虽然从后方到前方来团圆了,但是我也没有看到粟裕抽时间和楚青、孩子们在一块玩一玩,聊一聊,而是把他的全部精力、全部时间放到指挥作战上面去了,一会儿看电报,一会儿看地图,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想问题,一会儿发电报给毛泽东、华东局、刘伯承、陈毅、邓小

10月16日,起义军余部到达闽赣交界处的福建省武平县。南昌起义军余部向西北转移的行动,很快被敌人发觉。10月17日,国民党第三十二军军长钱大钧率领第十八师追到了武平县。起义军寡不敌众,加之缺粮少弹,无法与强敌持久地硬拼硬打。激战两个小时后,朱德下令部队撤出战斗。起义军向武平县西北方向转移,粟裕所在排奉命掩护。粟裕和战友们一阵猛打,敌人不知虚实,慌忙退却。突然,一颗子弹从粟裕右耳上侧头部颞骨穿了过去。粟裕只觉得头部猛然受到一击,随即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心里却依然很明白,只听排长说:“粟裕呀,我不能管你啦。

他首先指挥部队破坏了宁沪铁路,切断了敌人交通;随后又精心选择了韦岗伏击区,“静候”群鱼入网。6月17日,粟裕带着精心挑选的80多人,冒着大雨急速开往他事先选择的伏击区。指战员们观察四周,只见这里地形险要,生长着密林的山峦居高临下地“包裹”着曲折的公路。他们由衷地佩服粟裕找到了一个理想的打埋伏的好地方。上午8时,敌人“如约”而至,粟裕在命令机枪、步枪开火的同时,自己带领战士如猛虎下山,以势不可挡的气概压制敌人。

其中第三封电报(8月5日电)以“斗胆直陈、尚祈明示”结尾,这即是第一次“斗胆直陈”的由来。第二次“斗胆直陈”:关于发展战略进攻问题。1948年1月初,为扩大战略进攻,把战争引向蒋管区,中央决定粟裕率华野3个主力纵队渡长江南下,开辟江南战场,吸引敌军分兵,配合刘邓大军行动。时任华野副司令员的粟裕认真总结了我军作战经验,客观分析了敌我力量的对比和当前的全国战局,认为随着敌我双方力量的消长和战略战术的变化,解放军在长江以北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更有利于加速胜利进程。

第二十军第一师、第二师溃散。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仅剩1300余人,后在该师第七十团团长董朗和师党代表颜昌颐率领下,退入海陆丰地区,参加当地的革命斗争。南昌起义军主力出动后,粟裕所在排奉命在潮安县城留守,负责后勤部门和物资仓库的警戒。留守潮安县城的起义军力量单薄,在国民党军的围攻下不得不撤到城外。粟裕所在排的任务,是保卫后勤部门领导和其他干部的安全。他们找到几条船,东渡韩江,准备经广东省饶平县去大埔县三河坝,同第二十五师会合。

1950年5月,四野发起海南战役,歼敌3.3万,拿下全国第二大岛。但由于是无海空军条件作战,无法封锁各港口和机场,致使薛岳率近7万人撤逃台湾。此时此刻,“委员长”作出了在他的军事生涯中也许是最为艰难但也最为果断的决策:三天之内,将舟山12万守军悉数秘密撤出,集中一切兵力,确保台湾基地。从现象上看,三岛已丧其二,辖地仅存台澎金马,但台湾兵力陡增1倍,达40万人,成为一颗名副其实、难以一口咬碎的硬核桃。粟裕迅速向所部发出指示:敌人已集中40万左右的陆军及其海空军全部守备台湾,未来对台作战将更加激烈与残酷,原定以4个军为第一梯队的准备已不够强大,需增加至6个军。

原来,贺龙、叶挺率南昌起义军主力挺进潮安县、汕头地区时,把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作为潮汕的前哨,留在三河坝警戒敌人。为加强部队领导,叶挺致信第二十五师师长周士第,命令由第九军副军长朱德统一指挥该师和第九军军官教育团。后来看,南昌起义军分散行动的决定是错误的,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10月1日至3日,第二十五师在三河坝遭国民党第三十二军两个多师的进攻,激战了三天三夜。第二十五师参谋处长游步仁、第七十五团第三营营长蔡晴川等数百名官兵牺牲。10月4日凌晨,第二十五师在朱德、周士第的指挥下撤出战斗,向潮汕地区前进。此时,第二十五师还不知道潮汕已经失守,南昌起义军主力已经失败。第二十五师行进至饶平县附近时,得知南昌起义军主力失利的消息,于是停止了前进。第二十五师还约有2000人,三个团的建制也都还保持着。从潮汕地区撤退下来的零星部队和人员,陆续到达饶平县的五六百人,也会合到了一起。粟裕到达饶平县时,第二十五师已经先到了。

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最大的一个战役,我作为粟裕的秘书,从头至尾跟随他参加了淮海战役。粟裕酝酿、参与战役决策指挥的情景,令我终生难忘。粟裕发电报给毛泽东,建议举行淮海战役在豫东战役之前,粟裕就考虑打淮海的问题了,前后有3个多月。在济南战役就要结束的时侯,1948年9月24日早晨7时,粟裕用4个A绝密等级,将建议举行淮海战役的电报起草好,交给我们送机要科去发,并且还说,他要等毛主席的回电,毛主席的回电要是来了,哪怕他睡觉,也要把他叫起来。

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及其教导队,是中共控制的部队。二次北伐期间,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副军长兼第二十四师师长叶挺带领两个新兵团留守武汉。5月下旬,“马日事变”之后,叶挺接到中共中央的指示,收容湖南省、湖北省被反革命迫害的青年学生和工农干部,把他们培养成革命军事干部。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叶挺把他们编组成第二十四师教导队。教导队共有1000多人,孙树成任大队长。粟裕到达武汉之时,教导队刚刚开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周恩来、中共中央委员恽代英等对教导队十分重视,相继视察,作形势报告。

晚上12点,到达第二个预定地点,部队进行隐蔽集结。曲曲弯弯,绕来绕去,大家都已经转得晕头转向,但具体要奔袭哪一个据点,基层官兵仍然毫不知情。1月20日晨,粟裕还是没有宣布作战地点,他只是继续作政治鼓动,午饭以后的命令是:睡午觉。在安排士兵睡午觉的同时,粟裕召集排以上干部开会,将作战任务逐一分配下去。吃过晚饭,在避开当地百姓后,粟裕才召集全军讲话,正式宣布了进攻官陡门的决定,而这时官兵的情绪已调节到了非常亢奋的状态。

程启 段张 仲尼

上一篇: 昆仑手表海军上将杯 老款

下一篇: 我国外交政策总体发生改变了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2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