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在解放济南战役的作战


 发布时间:2021-01-20 15:55:21

原题:粟裕在南昌起义前后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国大革命走向低潮。粟裕作为湖南省常德第二中学学生、共青团员,受反动警察当局的搜捕,辗转到达武汉,参加国民革命军。随后,他义无反顾地参加南昌起义,追随朱德、陈毅到达井冈山。粟裕这一段的经历十分艰辛,但革命意志非常

粟裕略一沉吟,便决定绕着走。他命令部队跑步前进,“走快点,冲猛些”,即使被敌军发现也不要紧。4个小时后,奇袭部队接近官陡门,从开始攻击到战斗结束,只用了8分钟,加上清扫战场,也不过花了20分钟。当日军援兵和飞机闻讯赶到时,第三团早已撤出了官陡门。官陡门奇袭战共歼灭伪军200余人,活捉57人,仅伪军司令一人因在芜湖未归而侥幸漏网。第三团只有一名卫生员和司号员负伤,其他人员基本没有损失。此外,缴获到的机步枪、手榴弹、子弹很多,除去消耗掉的弹药还有很大盈余。在官陡门之战中,粟裕谋划之精、出兵之奇、行动之快、用时之短,都堪称突袭战的经典范例,其中甚至可以依稀见到史书中“李愬雪夜下蔡州”的影子。

守不忘战,将之任也;训练有备,兵之事也。思谋打仗不是口号,需要每名官兵一心一意投身备战打仗,攥指成拳向“和平病”开刀,停“空转”、压“虚耗”,挤“水分”、去“累赘”,甩“包袱”、强“筋骨”,持续营造出思谋打仗的良好环境,让部队上下形成谋战思训的高度自觉,让练兵备战成为工作常态,让钻研打仗的人尝到甜头、感到有奔头。部队练兵备战实践是官兵成长成才的基本平台,优秀人才必须在实践中磨砺检验,在敢于担当中历练成长。要善于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洞悉战争规律,灵活运用战略战术,先“转战斗于生活,化战场于训练”,再“寓生活于战斗,寓训练于战场”。要始终坚持打仗标准,投身火热的练兵实践,立足现有,高于当前,钻研战法,苦练技能,磨砺心志,把必备的素质练精、练强、练过硬,努力提升决战决胜的真本领、硬功夫。(作者单位:中部战区陆军某预备役高炮师)曾 振。

攻入黄桥的敌人被反击出去后,战场出现了对我极为有利的转折。我1纵和2纵穿插南下,与我守卫黄桥的3纵完成了对已经进入黄桥以东地区的李守维部的合围。我军已完全掌握了战场主动权。李守维的部队毕竟是韩德勤手里的一张王牌,战斗力较强,多次组织进攻都没奏效。陈毅、粟裕向部队发出命令,一定要取得全胜!他们利用夜暗抵近歼敌。苦战一夜,战到第二天清晨,歼灭89军军部。李守维在混战中掉进河里淹死了。失去指挥的士兵一片混乱,我军至中午全歼了这里的敌人。

为了抢时间,粟裕一边下令对河对岸进行警戒和封锁,一边把部队中预先选好的一批水手喊出来,让他们帮助大船的船老大划船,以加快渡河速度。至于小船,则用绳索连起来,直接从两岸拖。部队上下船仓时,粟裕都安排了专人招呼,以防止滑倒耽误时间。这样依靠两条“快速水道”,第三团终于在两个半小时以内得以全部过河。凌晨2点,在距离官陡门还有20多里路时,部队又被一条河拦住了去路。此时粟裕面临两个选择,或坐渡船,或绕路走,前者估不准时间,后者能估算时间,但风险无疑要大上许多。

教导队军事训练非常严格,每天“四操三讲”。“四操”是:早晨一次跑步,上午、下午各一次军事课目操练,黄昏一次军事体操;“三讲”是:上午、下午各一次政治课或军事课,晚上一小时点名训话,实际也是一堂简明的政治课或军人修养课。每天清晨起床号一响,粟裕就和学员们立即跳下床铺,穿衣、洗漱,整理内务。接着,例行十公里长跑,到达终点时按先后次序站队,最后一名站在队尾。列队完毕只休息五分钟,然后重新集合,带回营区,直接进饭堂。

他曾向毛泽东建议,必要时可考虑暂不攻击较易攻取之舟山,而先攻最难打之台湾,台湾既下,统一中国的最后一道难题必将势如破竹、迎刃而解。面对台湾的7个军14万惊弓之旅,粟裕初定以8个军20余万人发起攻击。计划尚在呈报待批过程中,粟裕的攻台军一部已分别在胶东沿海、长江口和天目山开始了模拟越海登陆及在台湾山区作战的训练。“委员长”很快便觉察到了台湾本岛的防御力量太弱且兵源有限,于是,饥不择食、慌不择路,把求助的眼神瞥向了日本,决计以重金招募日本炮灰。

左右两路军掩护主力进攻黄桥。先打哪一路呢?粟裕进而提出了一个更大胆和出人意料的方案,出其不意,用奇兵,打强敌,先打他的“梅兰芳”部队!陈毅把手按在了桌子上说:“你是说打翁达旅!”陈毅知道,翁达旅在韩德勤的战斗序列中是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之一,号称“梅兰芳”式部队(指“行头”漂亮,装备精良)。全旅3000多人,清一色的“中正式”七九步枪,每个连配崭新的捷克式机枪9挺,军官大都是“军校生”。陈毅赞赏粟裕指挥作战的个性。

1951年,粟裕从苏联休养回国后,进入军队统帅部工作。先后担任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委员、军事科学院党委第一书记和第一政委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职,他对国家的安危、人民军队和国防建设仍日夜操劳。他认真总结多年的作战经验,特别是根据国际形势和敌我态势,到总部工作不久,便向中央提出应首先确立国家总的战略方针,提出了军队建设的重点和原则。中共中央很快明确了当时亟待确定的战略性问题,制定了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

相反,让三个纵队过江,反而减弱江北战场的力量,如此,不如在江北进一步打歼灭战,就地扩大战果。粟裕的看法十分有道理,中央采纳了这一意见。不久,陈粟兵团以极大的优势赢得了豫东战役,一举歼灭敌军二个兵团,9万余人。学习军史,概述打这场战役决定经过,笔者感到,革命战争年代,我军从上到下各级都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粟裕根据自己的实战经验和作战位置判断,十分有必要在长江以北消灭敌人的主力,避免盲目冒进。而党中央尽管事先已拟定作战计划,但在听取下级意见、觉得更合理后,果断“收回成命”,及时调整作战方案,以取得战争胜利为根本目的,这种务实精神是多么可贵!坚持实事求是,这个道理很容易懂,但在实践中,真正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有时确实需要勇气。

葛泉江 中政 伯利兹

上一篇: cng场站反恐应急演练模板

下一篇: 中国明确各军兵种发展战略要求 提海军远海护卫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1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