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边防总队一战士地震灾区营救群众时失踪(图)


 发布时间:2021-03-02 12:30:49

在某些人眼里,这场“救援秀”还是一场地缘政治较量,是一场军事投射能力的大比拼。他们有意无意间忘记了救援的本质:践行人道主义。面对杂音、噪音、误解甚至攻击,中国泰然面对,始终按自己的处事准则和行动步调,密切关注灾情动态和受灾国实际,渐进式实施救援,这是中国基于自身考虑和受灾国需要做

今年七八月间,全国防汛形势严峻。暴雨之中,洪峰之上,一支操舟驾船的“红臂章”部队奋勇争先。他们作风过硬、装备精良、技术娴熟,抢险、救护样样精通,成为受灾群众的主心骨。这正是活跃在受灾地区的我军各支抗洪抢险应急部队。执行救援任务时,他们统一佩戴“钩镐与船桨”图案和“KHYJ”字母组成的红臂章。他们是我军负责组建的8支国家级应急专业力量“国家队”的一个组成部分。2008年12月,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了《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规划》。

美国、欧洲、日本做了许多年,我们是要向他们学习的。”“跟美欧日等成熟救灾志愿者组织比起来,我们在人员方面有明显不足。”在和《环球时报》记者的交谈中,张勇流露出希望中国公益组织尽快壮大起来的心愿。他举例说:“日本志愿者组织的成员,有人能在非洲国家或者缅甸扎根十多年,既救急又助人。但我们的成员很少有人能‘专职’在一个地方干这么久,因为大家还有自己的正常工作,都需要赚钱养家。”在王珂看来,“资源不充分是中国蓝天救援队面临的另一个大困难”。

一些中国民间公益性团体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国家如果是动脉,民间志愿者组织就是毛细血管”,他们希望能当好“国家队”的合格补充,对外展示中国民间外交软实力。为没有找到幸存者遗憾4月26日,在《环球时报》记者乘坐的飞往加德满都的CZ3067航班上,有一大批中国民间救灾志愿者,他们来自中国蓝天救援队、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的“蓝豹救援队”、李连杰的“壹基金”、中国扶贫基金会人道主义救援机构等组织。据中国扶贫基金会人道主义救援部门的两名志愿者介绍,他们主要负责尼泊尔灾情评估与后续救援协调,另外已有一组救援人员在强震发生当天就到西藏受灾地区展开救助行动。

2009年初,8支“国家队”正式组建,总人数5万人,加上各军区组建的9类4.5万人的省级应急专业力量,中国军队形成了陆、海、空全方位救援的国家应急救援体系力量,并于2010年底全部形成了战斗力。我军遂行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任务有了专业队——各部队装备精良,直升机、大型工程机械、野战医疗设备和生命探测仪等先进装备设备普遍配备。总参谋部将非战争军事任务训练,写入新的军事训练大纲,列入军事训练考核内容。水电、爆破、道桥、空降、机降等专项训练写进专业分队训练大纲,针对抗击多种自然灾害的诸军兵种联合演练定期展开。

意外当工兵 “真希望自己别派上用场”连续几天的抢险救灾,女兵们脸上、脖颈上、胳膊上都不同程度地晒脱了皮。但姑娘们“没时间在意”。“我们在帮助别人时,别人也在帮助我们。每天在去救援的路上,路人和志愿者们都向我们竖起大拇指。在水磨镇,灾区群众还给我们送来4大盆煮好的土豆。”熊洁说出了大家的感动。可报名之初,这几个姑娘谁都没想到她们会成为一名工兵。代雅娟是毕业于贵州大学土木工程专业的大学生,毕业后放弃了十拿九稳的工作,前往军营实现梦想。

“菲特”登陆后,宁波余姚洪水围城,城市内涝成为真正“孤岛”。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解放军第117医院医疗救援队12人连夜奔赴余姚受灾一线,紧急执行医疗救护任务。10月10日从早上6时至晚上7时,医疗救援队连续在重灾区巡诊救治16个小时,当天巡诊灾民安置点4个,医疗救治受灾群众500余人,消耗药品价值10000余元。吹响集结号:星夜奔赴余姚灾情就是命令,就是集结号!10月9日晚6时15分,第117医院立刻启动应急预案,一声令下,5分钟内12名医疗救援队员集结,10分钟后整装待发。

目前,由128名官兵和11台装备组成的人员搜救、医疗救护、综合保障等救援要素已于8日凌晨6时抵达灾区,由187名官兵和45台车辆组成的运输车队装载帐篷、棉被、简易床等救灾物资正火速赶往灾区。10月7日21时49分,云南省普洱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县发生6.6级地震。第二炮兵某部第一时间启动非战争军事行动方预案。7日晚上23时58分,一支由128名官兵和11台装备车组成的人员搜救、医疗救护、物资运输、综合保障等救援要素正火速赶往灾区。

原来自以为什么都会,无所不能,这次学习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所属“蓝豹救援队”的一名队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协同配合是近年来中国民间救灾志愿组织越来越重视的一个领域。这次尼泊尔救灾,尽管我们来自不同组织、不同城市,但从广州集结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讨论分工、合作,这样就能避免进入灾区后对一个地方反复搜救,而其他区域却没有调配。只有拧成一股绳,我们的力量才会变得强大且有序。”中国民间外交可“先行一步”在尼泊尔救灾的一家韩国志愿者组织负责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民间志愿者组织许多时候还是国家软实力外交的具体表现。

”蓝天救援队的曹春雨是安徽阜阳人,已有6年队龄,参加过2010年玉树地震、2014年鲁甸地震救灾,以及海南台风救援任务。据他介绍,中国民间志愿者接受的专业救灾训练越来越多。去年7月,蓝天救援队派两个小组分赴日本静冈和名古屋接受日本消防救灾机构16天的专业训练。曹春雨说:“训练期间,日本教官通过‘理论-实践-再理论-再实践’的方式教我们地震救援、高山救助、狭窄空间援救、急流救援所需的技能。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在于学会评估。

邹亮 天降特 贾政轩

上一篇: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戴文正老师

下一篇: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马静老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8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