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颂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员


 发布时间:2020-11-27 07:10:51

莫让公心染“尘埃”●对于共产党员来说,处理好公私关系既是政治要求,也是做人最基本的修养操守黄克诚大将一生克己奉公、崇廉尚俭,对脱离群众、损公肥私等现象疾恶如仇。“如果不是工作需要,即使浪费了一分钱,都愧对老百姓”。小儿子结婚时,社会上婚嫁讲排场之风盛行,黄克诚却让儿子骑自行车把新

天长日久,一些大学生从单纯来修鞋慢慢变为找“孟叔”聊聊天、说说话。已毕业的哈师大学生刘迪至今记得“孟叔”说过:“你有笑脸,我有笑脸,大家都有笑脸,这个社会就更和谐。”刚开始修鞋时,孟广彬在身边摆了一本留言册,想听听大家对自己手艺的评价。但是后来,留言却渐渐转向了对他人格的感怀。到现在已有厚厚的7大本,摞起来超过半米,万余人留言。随手翻开,一名大学生写道:“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在师大修鞋,因为明天我就要告别大学的生活,感谢您为我修的鞋,相信它会陪我走过今后更苦更累的人生路。”优秀党员既平凡,又与众不同,因为,他们身上有一种不寻常的精神力量。这种力量坚韧而温暖,浓烈而清新,执着而博大,凝聚着一股昂扬向上之气,永不停息地为我们的国家、民族与时代注入勃勃生机。(执笔:李柯勇、罗宇凡、王晓磊;记者:杨三军、许雪毅、杨玉华、强勇、席敏、谭畅、张旭东、王新明、陈诺、李亚楠、袁汝婷、张京品、王守宝、庞明广)。

”这是一封遗书,共产党员、公安边防战士邵明贵写于今年4月29日。尼泊尔8.1级强震,西藏吉隆口岸成为“孤岛”。直升机起起落落,载走了转移的人们,只有边防检查站11名共产党员带领10名战友留下来,继续坚守国门。留下,就意味着与死神为伴。余震不断,山体崩塌,边检站风雨飘摇。每个留下的人都写了遗书,交给撤离的战友:“假如我们遭遇不测,请转交给我们的亲人。”时间紧迫,字迹潦草,却难掩真情。27岁的杞从军写道:“亲爱的老婆,你和儿子还好吗,儿子长大一点没有?我很想你们……你一定要好好把他带好,将来成为国家有用的人。

我就琢磨,把双方捏合起来,不是两全其美嘛?”为什么一个鞋匠对大学生有这样的感召力?因为这个“雷锋鞋匠”不是白叫的,28年来,他义务为贫困学生、老年人、残疾人修鞋达十几万双。不仅如此,大家还看到:他为社区里行动不便的老人上门修鞋、打扫卫生;每逢节假日,他都去敬老院义务照顾孤寡老人;有些农民工兄弟收工晚了,孩子没人照顾,他就主动让爱人把孩子接过来,跟自己的孩子一起照看……身边居民有大事小情,他都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这样的人,已经完全没有党员的样子,完全丧失共产党员的资格。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诚。现在,我们党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面临“四大考验”“四种危险”,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尖锐复杂。一些敌对势力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制造舆论,散布谣言,妄图破坏和颠覆党的领导。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共产党员站出来说话的时候。对于那些损害党的形象和执政基础的奇谈怪论,不管是甚嚣尘上,还是起于青萍之末,共产党人尤其是领导干部,绝不能听之任之“不出头”,高高挂起做“壁上观”,随声附和成“墙头草”。

正因为黄克功不同于一个普通的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共产党员,是一个多年的红军,所以,不能不这样办。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和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较一般平民更加严厉的纪律。如此国家危急、革命紧张之时,黄克功卑鄙无耻残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处死,是他自己的行为决定的。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导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为前车之鉴。在公审会上被宣判了死刑的黄克功心服口服。临刑前,当黄克功听说中央已安排对他的家人进行安抚时,痛哭流涕:“我对不起党,对不起红军……我给党和红军的脸抹了黑……我死有余辜……来生之世,我一定要将功补过,重塑红军形象。”。

产治 白长胜 张玉虎

上一篇: 原空军研究所转隶战略支援部队

下一篇: 国防部:海警队伍转隶武警部队没有改变其基本任务属性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3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