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的国防是立体的国防对吗


 发布时间:2021-04-13 12:33:54

我们的战斗编成主要是区分有先遣队,两个攻击队和一个火力队,以及战勤队。十多架由侦察、武装、运输等机型组成的直升机编队递次升空,可是爬升不久,积云的出现让飞行员视野变窄,这极易引发空中特情。保持密集队形飞行,缩小直升机的间距,这样可以使飞行编队在复杂气象条件下始终处于可控范围。可是

很快,一套科学开设浮桥渡场的方案新鲜“出炉”。8时许,在武装直升机的空中掩护下,数十名特战队员搭乘运输机抢占桥头有利地形,冲锋舟劈波斩浪运送先头分队渡河展开搜索警戒,为舟桥官兵架设浮桥扫清障碍。隐蔽于河岸滩头的防空兵群迅即构建起防空天网,担负隐真示假任务的官兵乘坐冲锋舟施放烟幕、构建“假浮桥”。近200米宽的黄河上,身着橘红色救生衣的官兵动作娴熟地将浮桥编成门桥单元,数艘冲锋舟推着门桥依次展开锚定作业,他们以“两侧开挖排水沟、束柴铺垫隔离淤泥、路基回填石料硬化”的造路方法,确保重型装备顺利通过黄河淤泥岸滩地。

利剑出鞘,寒光四射。晚上9时许,接到命令后,启动、暖机、垫升……记者在现场看到,随着下盘气垫的不断膨胀,气垫艇装载着登陆兵力迅即破浪起航。驾驶室内,屏幕上闪烁着各种数据,各平台全时联通、信息实时共享;传令声、仪器信号声不绝于耳。艇长代林珂端坐在方向舵前,目光如炬,神情凝重。航海长徐福祥紧盯着仪表上闪烁的数据,实时报告风速和浪高,紧张的战斗气息扑面而至……伴随巨大的风力吹起水汽,两侧的海面飞速倒退,气垫艇在水雾间高速穿行。

若遭遇紧急情况,需逐级向上申请,再由旅指挥所统一安排,指挥层次多、效率低,极大地影响作战效能。“现在陆航力量直接配属到营,由营长直接指挥,同时旅里也可统一指挥,既增强了旅指挥的灵活性,又发挥了营一级的作战效能。”据了解,此次基地化演训,旅指挥所单独设置了陆航席位,由陆航一名营长和陆航参谋担任,负责统一协调指挥武装直升机行动;每个合成营派一名陆航引导员,可直接召唤两架武装直升机行动,由合成营营长统一指挥使用。

随着一排红色信号弹升空,实兵演习正式开始。在演习中,五国参演部队按照信息化条件下反恐作战实战要求,演练了“战场侦察监视、联合精确打击、攻歼外围要点、城区反恐清剿”四个行动,全面检验作战方法、武器效能和联合作战水平。参演各方各军兵种部(分)队采取“精打要害、分进合击、立体围歼”的战法,出动陆空军精锐部队,运用空警-200、歼轰—7A、苏—25、武直—10、武直—19、坦克、反坦克导弹、自行榴弹炮等武器装备,对敌纵深要害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和火力覆盖,猎杀恐怖组织头目,破坏敌防御结构。随即,联合部队多路突进,组织伞降、机降,抢占纵深有利地形,断敌退路,立体割歼防守山地之敌。最后,多国部队采取立体封控、联合夺要、突袭营救的战法,围剿城区残敌,成功解救人质、恢复社会秩序。12时15分,踞守城区的残余恐怖分子被彻底消灭,联合反恐实兵演习圆满结束。联演总导演、副总参谋长王宁,北京军区司令员张仕波、政委刘福连,以及四总部机关领导一同观摩了演习。(完)。

2015年发布的《中国的军事战略》国防白皮书指出,“陆军按照机动作战、立体攻防的战略要求,逐步推进由区域防卫型向全域机动型转变”,“适应不同地区不同任务需要,提高精确作战、立体作战、全域作战、多能作战、持续作战能力”。总参军训部陆军训练局局长张大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结束的这29场演习,无论顶层设计还是具体实施,都很好地贯彻和体现了这一战略思想,推动我陆军部队战斗力建设迈上了一个新台阶。”(记者梁蓬飞、特约记者李玉明)。

这是一次在陌生海域、复杂海况下进行的多兵种立体登岛演练。两小时前,王文新刚刚受领了任务。尽管事先完全没有脚本和预演,但军人不打无准备之战。凌晨2时,王文新向两栖侦察分队副队长杨伟良下了死命令:“带人隐蔽上岛,把情况摸清楚,完不成任务就待在岛上别回来!”凌晨6时,一身湿漉漉的杨伟良出现在王文新面前。他不但带回了岛上的详细情况,还溜进对手的厨房里,顺手摸回了一大块鱼干。“好小子!”王文新拍着杨伟良的肩说,“先上岛消灭‘敌人’,回来再把这块鱼干消灭了!”。

荷兰政府 王凌霄 郭文

上一篇: 土耳其动用先进火炮打击叙利亚 精度接近导弹(3)

下一篇: 以色列最大城市特拉维夫遭来自加沙火箭弹袭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