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的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


 发布时间:2021-02-26 14:21:14

手术时,白求恩仔细地剥离着腐烂的肌肉,想尽量保全彭清云的右臂。但他发现彭清云负伤的右臂血管已经坏死,不得不为他做了截肢手术。手术从上午10点一直做到下午4点,进行了6个小时。期间,大家劝白求恩大夫稍微休息一下,他风趣地说:“我是一挺连发的机关枪,我的任务就是不停的战斗。”11月2

急诊科牵头,消化内科腾出专门床位,消化内科、肾脏病科、重症监护科、心血管内科等多科室专家联手,为患者开辟救治绿色通道。患者家庭贫困,医院决定,不遗余力抢救,诊疗、交通、食宿和陪护等费用全免。经过20余天救治,一家五口全部康复出院。不花一分钱,闯过鬼门关。免费抢救5名老区困难群众,只是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发扬救死扶伤精神,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缩影。院长吴广礼说,军队医院不是企业,更不是盈利机构。为民服务,就是要发挥军队医疗资源优势,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

奇迹背后是真情:院长、政委抢救期间因公出差,回来从机场直奔病房看望战士;神经内科60多岁的冯连元主任听说会诊急症战士,拔掉输液针头赶到现场;医院提供了当时国内最好的免疫球蛋白、人血白蛋白等,并紧急采购需要的抗病毒、抗感染等昂贵的特效药品……战友的生命高于天。政委鲁建辉说:“军队医院姓军为兵,为兵服务做得再多、再好,也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官兵生命保卫战,在他们看来都是责无旁贷,都是分内之责。

一次偶然的机会,已故老红军林金亮之子林立拿出一张珍藏了75年的老照片给笔者看。这张照片是白求恩拍摄的,记述的是林金亮和白求恩为日军战俘疗伤的故事。1938年6月,白求恩从延安辗转来到晋察冀军区后方医院。担任医院院长的林金亮有幸与白求恩并肩战斗,两人曾一起为两名日军战俘做手术,堪称我军执行优待俘虏政策的典型事例。1938年9月25日,日军3个师团和一个混成旅约3万人,向山西五台山进攻。晋察冀军区后方医院被迫转移到河北省平山县一个小山村。

面对这一个个救治奇迹,医护人员谈起救治过程反复说一个词——“应当”。医院领导说,全军为部队服务的最高考评奖杯就是以“白求恩杯”命名的,作为白求恩生前创建和工作过的医院,作为上世纪80年代率先提出“姓军为兵”的医疗单位,做好为兵服务责无旁贷。应当之中见担当——走进该院各科室住院病房,只见与官兵保障相关的科室病房严格落实“床位预留”制度,宁可牺牲经济利益也要确保官兵入住“零待床”。翻开医院的科研计划表,只见与官兵训练保障密切相关的卫勤科研紧锣密鼓:手腕损伤防护机理研究着力减少新兵训练伤,新型防护耳罩课题立足减轻实弹爆震损伤,骨盆固定课题聚焦降低伤员后送危险……来到临近的战区陆军新组建机关,只见一个由该院11名骨干组成的临时门诊部担负起保障职能,为尚未建立卫生保障实体的新机关实施服务。“体系医院不是简单的医疗保障关系包片挂钩,更是战场上对战友庄严的‘生命承诺’。如果救不下、治不好,看家本领不过硬,那将是军队医院最大的失职,也是对战斗力建设最大的不负责!”该院副院长张巨波说。使命如山赢得信赖一片。去年底,机关营区整体搬迁的体系部队第27集团军的领导,在和医院领导话别时深情地说:“上战场,把战士的生命托付给你们,我们放心!”。

这是她家中的一份特殊遗物:张笋去世后家里还有一包医生开的缓解病痛的药,但她悄悄收起来没有吃。因为,她怕这些药物的副作用影响捐献器官的质量……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满脑子里想着的依然是患者。得知张笋患病的消息后,53名她曾经救治的患者在一封信上按下红手印,用一颗颗滚烫的心请求组织全力救治;她病逝后,患者王茂林一家四口赶到医院,像亲人一样守候了3天;惊闻噩耗,正在麦田干活的格海军和妻子邢文翠丢下农活直奔车站,赶来为救治过自己的好军医送行;追悼会那天,医院周边千余名群众自发赶来送她最后一程……张笋走了,她感动了一座城市。

人们站在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公园门前,能够看到22根花岗岩石柱,那代表着22位夺桥勇士。然而石柱中,只有5根标注了勇士姓名,2根雕出了勇士头像,其余皆模糊。这就是年近80岁的王永模老人坚持了半辈子的事,他想要填满这22个名字。数十年过去,12位夺桥勇士的名字已被老人收集(本报昨日报道),如今,病榻之上的王永模仍能清晰背出12位勇士的名字。其中一位勇士,他在提起之时,不忘加上“能打”两个字,同时颤巍巍地竖起大拇指。

生发剂 围楼 天堂

上一篇: 2018中国金融科技百强榜

下一篇: 中国基金业金融科技发展白皮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0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