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靖国神社认为侵华战争是镇压盗匪和反恐


 发布时间:2020-10-22 23:41:07

自日本首相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以来,朝鲜官方媒体不断发表文章,批评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认为日本军国主义和右倾化正愈演愈烈。朝鲜《劳动新闻》13日发表文章说,去年12月26日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这是对因侵略而造成深深伤害的世界人民犯下的又一罪行,是对正义和良心的侮辱和正面挑战。国际社会表示

“安倍或其内阁成员在敏感的日本投降日参拜靖国神社将再次激发地区紧张。”当美国国会调查局向“以强烈民族主义观著称”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出如此警告时,一股“拜鬼”的冲动正在东京政治圈酝酿。虽然安倍本人释放出可能不参拜的信号,但他的多名内阁大臣近日纷纷表示将会参拜。这显然与安倍的纵容甚至怂恿不无关系。日本一名国会议员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安倍正暗中推动内阁成员参拜,今年8月15日有可能成为日本战后内阁成员参拜靖国神社最多的一次。

而日本在朝鲜半岛殖民36年,推行“灭文灭种”的“奴化”统治,残酷压迫造成大量平民死亡,给半岛人民带来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同样罄竹难书。“中国、韩国人民不可侮,亚洲、世界人民不可欺。为侵略历史翻案、开历史倒车,将给地区和平稳定带来严重损害。”去年12月26日参拜靖国神社后,中韩两国政府表示了强烈谴责,不过安倍对此似乎毫不在乎。1月8日晚接受采访时,安倍表示,将在任期中继续参拜靖国神社。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安倍在采访中再次强调“为战亡者祈福、发誓不再战”,并辩解称“我说的哪里错了?如果没错,就因为被批评就不去参拜,才是错误的。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次执政以来,尤其是去年7月自民党赢得参院大选后,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占据绝对优势,其他牵制力量大幅削弱,安倍的执政地位空前稳固,自信心极度膨胀。上任伊始,安倍以复辟军国主义为己任,大行逆施之举,图谋将日本打造成可以进行战争的所谓“正常国家”。扯旗造势。为了实现修宪强军梦,安倍上台后马不停蹄、四处出击,连续采取了一系列令人目不暇接的举措。为了推动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又是恳谈会,又是记者会;为了得到后台老板(美国)的默许和支持,拜鬼后的第二天亲自跑到华盛顿请示加解释;为了争取亚洲曾经遭受过日本欺凌的国家的支持,高密度地走访包括东盟十国在内的许多国家拉关系、套近乎,绞尽脑汁、别有用心的兜售、推行其“积极和平主义”路线,拼命提高“中国威胁论”的调门,煽动国内军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抛制“安保三箭”,积极修改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增加国防军费防卫预算开支等重大措施,以便先在安保领域造成既成事实,为进一步修改宪法解释做好铺垫。

他对身边的人表示:“终于参拜了。心情开朗了。”安倍强调国家领导人追悼战殁者是理所当然的,并未顾及日本国内的担忧和中韩两国的反对。有关分祀甲级战犯及设立国立追悼设施的讨论并不热烈,目前尚没有找到解决靖国神社问题的办法。文章称,1978年,靖国神社对东京审判中被判为“甲级战犯”的前首相东条英机等14人进行了合祀。1985年,中曾根康弘作为首相首次正式参拜靖国神社。之后,中国开始以供奉有甲级战犯为对由参拜靖国神社之举提出指责。

不要参拜靖国神社!在“8.15”临近之际,一场针对安倍政府的国际阻击战打响,从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到美国媒体,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场运动中。每年的8月15日,日本都被置于全球聚光灯下被审视是否改过自新,但每一年都令人失望。今年世界不只是失望,更多的是感到了危险。安倍政府已被认为是“1945年以来日本最民族主义的政府”,准航母下水、寻求集体自卫权、修改和平宪法、强硬对待邻国,眼下的日本让世界步步惊心。8月15日是日本二战投降日,今年安倍事实上已同意阁员到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参拜,今年的参拜规模可能创下纪录。

日本福井县立大学名誉教授凌星光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日本之前也有过分开祭祀的建议。2005年时任日本遗族会会长的古贺诚就曾提出分开祭祀,但日本右翼以及靖国神社对此强烈反对,所以一直未能实现。而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就是对战争的美化,也不希望分开祭祀。在讨论化解美国压力的同时,日本政府仍然动作频频。据日本《产经新闻》5日报道,日本政府将要把领海基点的岛屿国有化,以此来明确日本的领土界线。目前日本政府正在详细调查这些岛屿面积、持有者等方面的信息,同时在探讨公开征集这些岛屿的命名。

靖国神社权宫司(负责人)横井时常考虑到,因为人们都认为靖国神社是战争的中心,原封不动保留是不可能的。于是,横井想出一个花招,他决定利用盟总尊重信教自由的政策,以纯宗教的姿态维护靖国神社。1945年11月26日,横井亲自拜访盟总宗教科科长巴斯,提出了靖国神社由国家神社变为宗教庙宇的方案,至于名字则无所谓,改称庙也好,宫也罢,或者干脆改称靖国庙宫。为诱使盟总接受该方案,横井甚至提出,可以考虑将靖国神社一带变成以学生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娱乐一条街,设立剧场音乐厅、美术馆等。

韩国的因素很重要。该国舆论强烈厌恶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但韩国官方的反应似不如中方强烈。韩国有可能会继续在中日之间搞机会主义。因此中国不能对首尔寄予太高期望,但应争取韩方的最大配合,巩固两国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对日统一战线。东盟很多国家是二战中日本侵略的受害国,但它们对同日本否定历史作斗争不感兴趣,沉迷于当前利益。中国需要想办法撬动它们的态度。我们不应幻想安倍是很容易制服的,但在一定程度上搞臭他,使中国全面抵制他获得更多国际理解,我们同他的斗争就会不再沉重,而变成比较轻松、我们自己可以欣赏它的过程。我们或许会发现,与安倍这样的小丑斗,其乐无穷。▲。

杜长清 刘媛梅 黎塘

上一篇: 中国火箭助推器回收技术进入试验验证阶段

下一篇: 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工程大学文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2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