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华北日军最多有多少人


 发布时间:2020-11-25 10:43:17

见于学忠部队南撤,白坚武马上预谋在北平制造叛乱。他的方案是:先派汉奸便衣队分批进入北平城内潜伏,再利用国民党派系间的不和,策动一部分国民党军队造反,内外呼应,夺下北平,然后发表“反蒋倒党”宣言,成立所谓“华北国自治政府”。1935年4到6月间,白坚武提前派曹华扬、刘佩臣两支土匪队

仅1937年就有十万吨长芦盐运到日本,且盐价压得很低,几近抢掠。此外,兴中公司还掠夺华北的棉花。兴中公司在海河沿岸设仓库,向内地购买棉花,除供给华北各日商纱厂外其余都运往日本销售。在华北的日本纱厂生产的纺纱也直接运送到日本。1937年6月,兴中公司在天津联络大阪棉业团体组建华北协会,集资500万元,其中兴中公司出资250万元,大阪棉业团体出资150万元,以华北协会名义出资100万元。从此日本垄断了华北棉业。在对华北经济掠夺中,虽然日本垄断了越来越多的行业,但各种工业都依赖各租借地的电力供应。

继之,日本特务机关开始网罗汉奸为其侵略服务,策动号称直系吴佩孚小内阁的白坚武(前吴帅府的财务厅长)和代表皖系的前湖北督军兼省长张敬尧等人在津会晤,谋划直皖两系联合反蒋,宣布建立“华北国”。但因张、白二人各为其主,互不相让,最后只好分道扬镳,致使日军方的阴谋落空。此后,日特人员唆使白坚武与何庭鎏、张志谭等人,利用他们与河北省主席于学忠个人的特殊关系,劝诱于宣布河北省“独立”。计划落空后,便策动于部之师长杨紫震、旅长马廷福发动了叛乱。

惨痛教训警示我们,一定要居安思危,从偶然中看到必然,只要苗头一露,就果断予以揭露和坚决抵抗,将其罪恶阴谋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把侵略行为遏止在萌芽中,决不允许七七事变之类的悲剧重演。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把七七事变摆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全局加以考察,能有更广阔的视野。中国是第一个受轴心国侵略的国家,比英国、法国早2年,比美国早4年。尽管西方把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进攻波兰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点,但实际上,七七事变已开辟了世界反法西斯东方主战场。

编者按:《北京党史》发表文章《论平津战役的指挥艺术》。文中记述中央军委指挥平津战役,着眼全局,变“先阎后傅”为“先傅后阎”,确定“抑留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就地歼灭”的战役总方针,摘编如下。解放战争进行到1948年秋,全国政治、军事、经济形势上敌强我弱的悬殊情况有了很大改观。中央军委抓住有利战机,从9月开始,指示我军,先后在东北、华东、中原、华北、西北各战场,发起了规模空前的秋季攻势,并依据战局的发展变化,因势利导,把攻势引向了就地歼灭敌人重兵集团的战略决战,先后组织指挥了辽沈、淮海、平津三个战略性战役。

为粉碎日寇这一恶毒的“囚笼政策”,争取华北战局更有利的发展,并影响全国的抗战局势,配合正面国民党军作战,八路军总部发动了著名的“百团大战”。遭受沉重打击的日军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随后从华中正面战场抽调2个师团加强华北方面军,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扫荡”,并实施所谓的“烬灭作战”,杀戮居民,对粮秣、房舍及其他物资设备进行彻底的破坏,也就是最初形式的、有系统的、有组织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作战”。

杨、马二人在日军方捏合下弃仇和好,纠结匪徒2000余人,于1933年3月在天津西站发动叛乱,然而遭到痛击而惨败,马等逃至葛沽策动驻葛沽团长张冠英部哗变,惨败后张只得弃职逃匿日租界。1933年5月,日特人员又鼓动奉系军阀张作相与张敬尧合作,策动旧军阀的军队在北平发动兵变,制造日军干涉口实,以便在日军配合下内外夹攻,一举攻下平、津,建立以吴佩孚为首的“华北国”。由于吴不为其所动,张敬尧又遇刺身死,结果阴谋付之东流。

然而这帮人在12月间佩戴“敢死队”袖章冲上天津街头狂叫“自治”时,被民众打得抱头鼠窜,使日本帝国主义妄图依其暴动而建立“华北国”的阴谋化为泡影。接连失败后,日特人员开始鼓吹他们策动的华北“独立”、“自治”丑剧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民意’演变的”。“香河事件”就被说成是“民意”、“自治”的举动。1935年10月18日,汉奸武宜亭在香河安抚寨召开的所谓“国民自救会”上密谋策划,20日纠结千余人以反对苛捐杂税为名,包围了香河县城,随即在日本宪兵掩护下冲入城内,占领县府,宣布“自治”。

视觉艺术 阿吾斯奇 工学院

上一篇: 美智库:美在南海问题上应威逼利诱促中国合作

下一篇: 瞭望智库和美国相比 中国科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