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的华北民兵刊物封面


 发布时间:2020-11-28 16:11:01

一位阿姨说:华北小时候很好看,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嘟嘟的小脸蛋,谁见了谁都喜欢。另一位阿姨抹着眼泪说:“唉,可怜的华北,直到今天想起来也令人心痛,多好一个孩子……”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大量特务潜入了解放区华北不幸遇害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并没有遵守他与共产党达成的协议,共同建设一个新

编者按:《北京党史》发表文章《论平津战役的指挥艺术》。文中记述中央军委指挥平津战役,着眼全局,变“先阎后傅”为“先傅后阎”,确定“抑留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就地歼灭”的战役总方针,摘编如下。解放战争进行到1948年秋,全国政治、军事、经济形势上敌强我弱的悬殊情况有了很大改观。中央军委抓住有利战机,从9月开始,指示我军,先后在东北、华东、中原、华北、西北各战场,发起了规模空前的秋季攻势,并依据战局的发展变化,因势利导,把攻势引向了就地歼灭敌人重兵集团的战略决战,先后组织指挥了辽沈、淮海、平津三个战略性战役。

叶剑英尊重他,常同他商量教学中的问题,并通过他做旧军官的思想工作,效果较好。叶剑英对军大的后勤工作倾注了大量心血,他常常对校务部领导同志说,物资保障用之于人,要保证身体健康;用之于工作,要保证教学需要。一次,叶剑英在听取学校各单位的情况汇报时,一大队政委徐兴华背了一首学员写的打油诗:“生活太单调,出去逛逛庙;庙中泥菩萨,比我更枯燥。”他听后很感兴趣,问清了此诗的来龙去脉:原来,由于学校住房紧张,许多干部学员家属来到学校后,住房一时解决不了,只好与爱人分住。

在封锁方面,则隔断我各抗日根据地的联系,隔断城市与乡村的来往,在毁灭方面实行其‘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口号,这种经济上的封锁摧残,其为祸之烈,在敌后方显然比我后方要厉害得多。”这是目前可以查到的对“三光政策”最早的正式表述。这一时期,在《解放日报》《新华日报》(太行版)《晋察冀日报》《八路军军政杂志》等我党我军主要报刊的社论、评论、消息,以及中共中央文件和领导人的讲话中,不断出现“三光政策”这一用语,并做了更形象、更具体的描述与揭露。

于是他分别向四人试探说:你们同满洲紧紧握手,可以成立一个新的政权。届时华北定将繁荣。如果同蒋介石发生摩擦,日本可对新政权给予充分的支持。多田骏以为自己导演的华北的“自治政权”将很快就能成立,就高兴地通知了关东军,但华北的四个实力派没有任何一个人表示愿意加入“自治政权”,所以直到10月上旬“自治”也毫无进展。对此,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南次郎看不下去了,决定将“中国通”土肥原贤二“借给中国驻屯军”当助手。土肥原“看到华北将领态度极为慎重,估计急于使华北五省联合有困难”,提出要在宋哲元、阎锡山、韩复榘、商震四人当中选择突破口,切实控制其中一人,再将其他三人拉进来,成立一个“新政权”。

1948年10月,蒋介石与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密谋偷袭石家庄(旧称石门)和中共中央驻地西柏坡,以此挽回东北战场败局。10月23日,华北“剿总”开会下达偷袭石家庄的作战任务和部队编制的命令:行动对内代号“穿心战术”,部队对外称“援晋兵团”;任命94军军长郑挺锋为总指挥,骑四师师长刘春芳、新二军暂32师师长刘化南为副总指挥,率3个军、10个师、1个旅共10万兵力,并配属爆破队及汽车500辆,携带100吨炸药,分偷袭、策应两个梯队,从北平、涿州地区沿平汉线及两侧,兵分三路秘密向南开进;24日开始集结。

乌鲁木齐市 张桐演 复合体

上一篇: 欧空局计划用3D打印制造复杂形状金属零部件

下一篇: 应用军工的小金属上市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3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