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日军华北作战策略


 发布时间:2020-11-26 07:00:48

半夜12点左右,刘之骥、靳国璋到达高碑店。没有了汽车灯,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无法继续前进,他俩只好先在一家小店住下。由于半宿的疾行,刘之骥双脚已经打起了血泡。10月24日,天刚蒙蒙亮,刘之骥、靳国璋离开小店,沿拒马河、穿越青纱帐,直奔定兴县西边的南高洛村(现属涞水县)。在南高洛村

如1942年1月15日《解放日报》第三版刊登的《敌寇在华北的强化治安运动》一文指出:“所谓‘三光政策’就是敌人每次‘扫荡’我根据地时,常挨村洗劫,将男女杀光,东西抢光,房屋烧光,造成一片焦土,使我军民无法安居,形成所谓‘无人区’。在实行‘三光政策’时,敌人特别注意对我生产工具与牲畜之破坏与掠夺,企图根本摧毁我生产,以饿死我军民。”“三光政策”作为侵华日军野蛮凶残、奸淫烧杀、抢劫掠夺、无恶不作的代名词,为抗日根据地军民家喻户晓了。

甘陵让刘之骥背下情报要点后,又交代他办两件事:到解放区后,找军事机关或党的机关,用电话一字不差地报告给机关的首长;打电话时,请聂司令员通知你所在地的军事机关,派车将你送到总部,还有密写详细资料交给聂总。两人分手后,刘之骥找到隐蔽在大蒋家胡同的华北局社会部徐水交通站50多岁的交通员靳国璋,在前门东站乘下午3点火车出发。火车到河北涿州西南的松林店镇后,不能走了。这时天色已晚,刘之骥、靳国璋沿公路继续步行南下。一路上,只见傅作义部队的运输汽车鱼贯而行,气氛十分紧张。

8月2日,日本政府批准了这一方案,此外关东军和驻华武官也表示支持。1935年12月20日,由满铁直接控制的兴中公司在大连正式成立。在东京、天津、上海、济南、广州、大阪等地设子公司。天津子公司设在法租界新华大楼三楼。兴中公司从成立起,全面推行日本的侵略国策,其章程第四条规定:“本会社为使中‘满’间经济关系密接起见,以经营下列业务为目的:1.对华输出贸易并其代理及居间;2.在中国经济诸事的直营,斡旋及居间,并对于该事业的投资;3.附带及关联于前二款的业务。

中航通飞华北飞机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航通飞华北公司)总飞行师,特级试飞员。1966年6月至1968年12月在空军第二预校、空军第四飞行学院学习;1968年12月至1988年1月在空军第四飞行学院三团历任飞行教员、中队长、副大队长、团副参谋长(特级飞行员);1988年1月至1990年10月任空军第四飞行学院副参谋长;1990年10月起历任石家庄飞机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中航通飞华北公司前身)试飞站试飞员、副站长、冀华通航副经理、冀华通航总飞行师,中航通飞华北公司总飞行师。

他选定的突破口是宋哲元,因为宋哲元历史上多次参加反蒋活动,且“宋哲元的势力范围,虽因失去了河北省北部及察哈尔省,从华北全区看是比较小了,但是却包括了天津、北平这两个华北政治、经济重地,而且最邻近满洲国,如与冀东的殷汝耕携起手来最为理想”。土肥原将其方案上报南次郎,南次郎要求最迟在11月中旬将策动宋哲元搞出头绪。11月11日,土肥原来到北平,向宋哲元提出了《华北高度自治方案》。方案规定:在华北五省三市成立“华北共同防赤委员会”;宋哲元为委员长,土肥原贤二为总顾问;由最高委员会主持军事;截留中央在五省三市之关税、盐税和统税;开发华北矿业、棉业,使之与日“满”结成一体;脱离法币制度,定五省通用货币,与日金发生联系;扑灭三民主义、共产主义,代以“东洋主义”;保留南京政府的宗主权;在外交上亲日反共。

12月又建立了进行暴动的“华北民众自卫军”,川岛芳子自任“总司令”,前热河财政委员会副委员长关庆麟任“副司令”。其编制为:第一、第二两军,北平、天津两支特别行动队以及第一、第二两路军,辖七个支队。他们计划在1936年元旦前接管有日军配合的市、县政权。天津有日军配合,保安队中又有被收买的要人,故拟定先接管天津,由此形成“华北五省的民众,无不毅然兴起,为自治先导,作本军(自卫军)前驱”的局面,在占领河北、平、津后宣布“华北国”建立。

知荣辱 伺服系统 雷逢雨

上一篇: 反恐怖行为情报的内容有哪些

下一篇: 使命召唤6现代战争2情报都在哪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34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