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发展史》的作者


 发布时间:2021-04-16 17:02:44

“报告团长,我是有个条件。”高排长忍着痛说。“啥条件?快说!”团长动怒了。高排长又在流泪了。“别流泪,你是咱团出了名的硬汉,硬汉负伤就流泪,咱团的官兵都没面子了啊。你有啥条件慢慢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团长的心软了。“我未婚妻的那封信呢?”高排长转头问薛作者。薛作者拿出信,信中的那

其构成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联邦政府的研发支出曾占GDP的1.2%左右。如今这个支出只占0.7%。美国民营企业已经能够弥补缺口,原因之一就是与中国合作。限制美国向中国公司销售科技产品会损害美国的进步——尤其当中国人从其他人那里购买时。与此同时,中国不断增加研发投入。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或许会延缓中国的技术发展。但是,考虑到中国的研发投入已经迅速达到美国的水平,两国“脱钩”不可能阻碍中国发展。美国鹰派人士应该意识到,将两国供应链和教育联系广泛割裂开的尝试将对美国自身的竞争力造成重大损害。

作者认为美国已成制约中国海权发展的最重要因素。中国的崛起在华盛顿被视为威胁美国在西太的霸权,引起后者的“怀疑和警惕”。在作者看来,中国面对的不仅是美国的“遏制”,可能是更凶险的“围堵”甚至“掣肘”。为制约中国海权,华盛顿正构筑一条从阿留申群岛到波斯湾的“超长防线”。从这篇文章或可看出中国的战略讨论中普遍存在的对抗性思维。它可能代表中国更广泛的外交政策学者——不仅仅是北京和上海的精英——的观点。在中国诸多的精英论坛中也不难发现认为美中对抗“扩大到所有亚太地区”、双方在军事领域“针锋相对”这类文章。对美国战略家来说,意识到敌对论述在华已成常态甚至是流行,应引起一些应有的反思。或许,美智库所谓的中国挑战及主张加强转向亚洲的好战分析,已将这种极微妙关系毒害到一定程度——若中国的刊物总刊登主张提高反潜战和核力量作为应对美国战略之首要办法的文章,美中关系好得了吗?(作者莱尔·戈德斯坦,汪北哲译)。

无论地缘霸权与贸易权,还是地缘霸权与金融霸权,都是两种性质不同又相辅相成的霸权,而英国和美国都是同时拥有这两种霸权的国家。就此意义上说,“冷战”结束,仅只意味着“二战”后形成的地缘秩序的解体,却成全了币缘秩序的形成:即美元的一统天下。只不过好景不长,欧元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格局,而不久后接踵而至的“9·11”,使担心霸权旁落的美国人变得前所未有的焦虑和浮躁。对挑战者的担心令美国人四处出击,在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连打三场战争,让整个世界更加失序;特别是对中国崛起的疑惧,在利益考量之外,又添加进了浓烈的意识形态因素。

如对机场、港口等面状目标进行毁伤的侵彻弹,对掩体、洞库等坚固目标进行毁伤的穿爆弹,对指挥机构、计算中心等电磁目标进行毁伤的云爆弹等。”这两位作者认为东风-26是最先进的导弹,也是支持中国“以攻助防”军事概念的重器。作者说:“尤其是对水面舰船这类时敏目标,一旦捕捉其机动信息即可临机打击,使其‘避而不及’。”文章称,两位作者认为,该武器显然直指美国。作者说美国正采取措施加强在亚洲的力量和“炒作”中国威胁论。他们指责美国对“空海一体战”予以“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的包装来分化地区和破坏稳定。

将美中关系置于更坚实的基础——当前华盛顿的外交政策显然未能做到这点——需要更透彻地理解中国的战略和看法。这不是增加对话或研读国防白皮书就行了,模棱两可的外交术语也不会有特别作用。我们需要看看中国国家安全精英们的想法。《东北亚论坛》2014年夏季版的主打文章,标题是“论后冷战时代美国对中国海权发展的制约”。这并非中国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刊物,作者也算不上北京的外交政策精英。但作为主打文章,编辑人员肯定认为此文内容新颖重要,这表明作者或许是中国未来国家安全决策者的代表。

狗笼 秋生 机兵

上一篇: 反恐精英白银芯片抽奖视频

下一篇: 张召忠:中国渔船在领海内航行不需要别人说三道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08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