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在南海主权争议"不站边" 呼吁国际仲裁


 发布时间:2021-01-28 04:46:32

在日本政府购岛事件中,日本政府总的来说不愿恶化同中国的关系。但是它被迫采取破坏日中关系的措施,以防民族情绪强烈的东京市长的政治地位的加强。中国领导层不得不对日本旨在加强对争议岛主权的任何行动做出强烈反应,因为不能不考虑到国内爱国、民族和反日情绪的日益高涨。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可预

但这条路会给日本以及整个世界带来许多严重后果,伊万诺夫认为。他说:“在日本国内已经开始谈论加强海军建设以应对日益强大的中国海军。开始谈论可能重新修改日本宪法的一些条款,以便在同美国集体防御中国过程中给日本军人自由。日美军事联盟得到加强是送给中国的一个危险‘礼物’。但是日本将遇到的问题也只能是越来越多。”伊万诺夫进一步指出,以美国为首的亚太地区反华联盟的加强会加速中国军事现代化实现的步伐。但军事开支的增加有可能给中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1998年,中国外交部顾问张香山在“中日复交谈判回顾”一文中,详尽披露田中首相和周恩来总理谈论搁置钓鱼岛争议的会话过程。但2000年日本外务省解密的于1988年重新打印的“田中总理 周恩来总理会谈记录”中,仅有3行话:“田中:您对钓鱼岛怎么看?不少人向我提到这个问题。周恩来:这次不想谈钓鱼岛问题。现在谈这个问题没有好处。因为发现了石油,这就成了问题。如果没有发现石油,台湾和美国都不会把它当回事。”日方亲历复交谈判的两位重要当事人——官房长官二阶堂进和外务省中国课长桥本恕的证言显示,日本方面故意删除了一些会谈内容。

但是,正如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基斯塔诺夫指出的那样,转暖原来没有持续多久,而且带有一种假象。基斯塔诺夫说:“原以为,两国关系真的进入了融冰阶段,但是今天日中关系的冰块太大,所以很难指望它能很快化掉。虽然对安倍同习近平的会晤寄予了很大希望,双方也宣布达成了四点原则共识,其中指出双方将寻求改善关系的途径。但是四点共识宣布后很快就已清楚,双方对共识各有各的解释。中国认为,日本承认钓鱼岛存在领土争议,日本则坚称:这是它的领土,没有什么可谈的。

据《南华早报》网站3月5日援引日本共同社的消息称,美国国防部公布《四年一度防务评审报告》,计划继续推进“重返亚洲”战略,包括到2020年前,在太平洋地区重点部署相当于美国海军六成数量的舰船,以抗衡中国日益活跃的海洋活动。报告还表示,将在东南亚和大洋洲地区强化美军的影响力,包括“强化极为重要的驻日海军”等。报道称,中国去年11月宣布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后,美日韩等国一致反对及表示不承认,中、美、日三国在东海问题上军事、外交交锋不断。今年中国在南海实施新的渔业法,菲律宾、越南等国反对,美国也介入,表示将帮助越南巡航海域,并鼓励菲律宾将争议带上国际法庭。报道说,美国军方已经决定,将在太平洋部署空前的6艘航空母舰,首次超过在大西洋的部署。报道称,美国国防部2014年的基础预算是5268亿美元。

香港《文汇报》2月19日文章 原题:保卫海权要有新思维新策略最近,为反制日本政府将中国领土钓鱼岛国有化的行径,中国政府持续4个月派遣海监船、渔政船进入钓鱼岛12海里领海范围内执行公务,还第一次有海监飞机抵达钓鱼岛海域上空,配合在该海域的4艘海监船编队,实施首次海空联合巡航,有力地宣示了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此一举措,是中国捍卫钓鱼岛主权的一小步,却是保卫海权要有新思维新策略的一大步。中国的国土面积是多少?绝大多数人回答是960万平方公里,显然没有算上约30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

实际上,《宣言》和“准则”既不是割裂的,也非对立的,而是一个彼此联系、完善发展的整体。《宣言》自2002年签署以来,在南海“稳局势、促合作”方面的作用有目共睹,当务之急是在新形势下以《宣言》为框架深化南海务实合作。那些所谓的撇开“无用的宣言”另搞“有用的准则”之类的说辞,显然不是务实严肃的经验之谈,不仅可能使“准则”磋商“无章可循”,而且将令其蒙上为了谈“准则”而谈的政治功利化色彩。显而易见的道理是,如若有关各方放着现成的《宣言》不去好好遵守和落实,又何谈舍此求彼而签署“准则”呢?二是鼓噪“南海行为准则”开放签署,以照顾南海区域外大国的所谓利益关切。

制定“准则”是一个复杂的协调过程,不可能人为设定时间表,也不能因外部势力的政治裹挟而沦为“应时之作”。只有首先厘清误区,才能凝聚广泛共识,协商确定“准则”制定的总体框架和路线图,进而探讨“准则”概念文本、议程安排等更为深入的内容。一个总的原则是,应坚持在全面有效落实《宣言》的过程中推进“准则”。据悉,落实《宣言》第六次高官会和第九次联合工作组会议将于今年9月举行,有关各方应以此为契机,携手努力,为“准则”磋商创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和政治氛围。(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 吴士存)。

事实上,菲律宾在2009年第9522号法案中,非法主张对中国的黄岩岛和南沙群岛的某些岛礁(菲称“卡拉延群岛”)拥有主权,菲诉状中提到的岛礁正与其第9522号法案非法主张的部分南沙群岛岛礁相互呼应。由此不难看出,菲提第一类和第二类诉求实质上是岛礁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第三类问题的解决则需以明确的岛礁主权归属和海洋边界为基础。目前包括中国在内已有近30个国家根据《公约》第298条做出排除声明,如果经过粉饰、包装的争端或问题可以强制提交附件七仲裁并得以实质审理,那么第298条则形同虚设,失去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韶山路 姜涛 黄立勇

上一篇: 孙中山陆海军大元帅纪念章

下一篇: 孙中山抗战会比蒋介石好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8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