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初期华北八路军129师


 发布时间:2020-10-21 18:44:54

何 云作为新闻人,我们绝不能忘却太行山。在左权县麻田八路军总部,清漳河畔的山脚下,1986年5月28日落成的“太行新闻烈士纪念碑”,铭刻着新闻人为抗战胜利用鲜血立下的丰功。碑文载:“1942年5月,华北新华日报社社长何云等四十余位同志壮烈牺牲。烈士们永垂不朽。”麻田八路军总部纪念

杨桂华让小严留下观察动静,自己忙去山坡下找人。杨桂华刚刚离开, 就有人从山坡上突然用土块砸下来,吓得小严拼命地大喊:“丑所长———丑所长———。”丑子冈听到喊声跑了出来,她刚刚睡觉,每夜她都要自己亲自查一遍房,才能放心睡觉。杨桂华把山坡下住的炊事员叫了上来。炊事员是个男同志。因为洛杉矶托儿所是一个独立的单位, 单独住在半山坡上,所以周围人很少,又加之小伙子们都被派往前线打仗,后方几乎很难看到年轻男性。大家在托儿所周围的山坡上、庄稼地里搜巡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情况,只好回到了托儿所。

刘伯承、汪荣华赶到托儿所时,丑子冈将他们迎到了办公室,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然后带他们来到了华北住的窑洞。刘伯承、汪荣华赶到托儿所时,丑子冈将他们迎到了办公室,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然后带他们来到了华北住的窑洞。接到女儿被害的消息,刘伯承夫妇愣在那里。” 大家散去了,带着深深的内疚与难过,这件事情本不应该发生,华北本可以不死的,该怎么对刘伯承司令员讲啊。刘伯承、汪荣华赶到托儿所时,丑子冈将他们迎到了办公室,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讲述了一遍,然后带他们来到了华北住的窑洞。

1948年5月,为了进一步加速解放战争的进程,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继续扩建人民解放军,准备打更大规模的歼灭战。为此,迫切需要大批军政干部。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经过反复酝酿,决定按照办红军大学、抗日军政大学的办法,在华北办一所“大军校”,选调担任过红军学校校长的叶剑英去任校长兼政治委员。所谓“大军校”,就是将晋冀鲁豫军区军政大学二分校、陆军中学、青年教导团及晋察冀军区的军政干部学校等五家单位合并,成立华北军政大学(简称华北军大),总人数达1.2万余人。

为此,他纠集日军5个师团、6个混成旅团的大部和伪军共7万余人,用其在朝鲜和东三省的“剿共”经验,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毁灭性的大“扫荡”,其规模之大、频率之高、手段之狠毒,都是空前绝后的。日军在“扫荡”中惨无人道地推行“三光政策”,制造了多起惨案,甚至灭绝人性地施放毒气,进行细菌战,在东起山海关、西至古北口的长城沿线,制造了东西长350余千米、南北宽40余千米的无人区。如1941年1月,日军血洗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村,一次集体屠杀群众1300余人,焚烧房屋千余间。

为粉碎日寇这一恶毒的“囚笼政策”,争取华北战局更有利的发展,并影响全国的抗战局势,配合正面国民党军作战,八路军总部发动了著名的“百团大战”。遭受沉重打击的日军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随后从华中正面战场抽调2个师团加强华北方面军,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扫荡”,并实施所谓的“烬灭作战”,杀戮居民,对粮秣、房舍及其他物资设备进行彻底的破坏,也就是最初形式的、有系统的、有组织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作战”。

接到女儿被害的消息,刘伯承夫妇愣在那里。“这消息准确吗?”刘伯承冷静地问。“准确。丑所长请您与汪荣华同志去托儿所面谈。”通信员强忍着悲痛报告着,如果不是当着首长的面,他会哭出声。“好吧,你先回去,我们马上就到。”刘伯承不愧为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他用极平静的口吻说道。“这些孩子玩了一天,大概是累了,瞧他们睡得多香。”老保育员说。“下午洗澡时,打得可热闹了,我的衣服都被他们弄湿了。”年轻保育员说。“肚子还疼吗?”“好多了,刚才差点疼死我。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最终目标是吞并亚洲、称霸世界,中国抵抗日本侵略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抗战初期,中国孤军奋战。1937年中国抗击日本陆军兵力达到88%,1938年上升到94%,这使日军主力陷入中国战场不能自拔,延缓了“北进”“南进”的侵略计划。历史是最公正的,中国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丝毫不容置疑和抹煞。且看当今日本政局,右翼势力阴魂不散,明目张胆,军国主义思潮暗流涌动,死灰复燃。

滚刀 金荣吉 浪人

上一篇: 史上最悲催两毒贩:逃进特战分队训练场被围歼

下一篇: 与魔鬼作战斗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