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理工大学军事理论试卷


 发布时间:2020-10-20 08:22:36

大批在前线与日军作战的抗日将领将他们的孩子送到延安来,以免除后顾之忧。这一时期,刘伯承司令员的儿子刘太行、左权副总参谋长的女儿左太北、邓小平政委的女儿邓林、任弼时的女儿任远征、黄镇的女儿黄文、黄浩,以及后来的杨勇司令员的儿子杨小平、白坚同志的儿子白克明等等都相继来到这座托儿所。后

占领石家庄后,由竹生任市长、刘化南任守备司令。“穿心战术”抓住了当时石家庄地区解放军兵力部署空虚的软肋,从局部战场来说,的确是步狠招。然而,傅作义部队如此机密的军事行动,从目前掌握的史料看,中共中央至少从四条地下情报渠道获悉,是中共情报斗争史上辉煌的一笔。渠道一:中共中央华北局社会部甘陵情报组刘光国小组对于这个绝密计划的所有作战命令、部队调动,国民党华北“剿总”都用密码传递,具体工作由傅作义的亲信参谋处长和作战参谋何祖修办理。

他们俩掩饰住内心的兴奋,在抄写的同时,凭借平素训练的强记本领,把作战命令、计划全部背了下来。23日上午,华北“剿总”下达偷袭行动命令。在同一天的早晨,金××在北平西安门附近的一家回民餐馆,将情报向负责人甘陵一字不差地做了汇报。为了准确无误,两个人又把情报核实一遍,立即分手。情况万分危急,此时离华北“剿总”偷袭行动时间(27日)只有3天了。用地下电台发报是最快捷的。不巧的是,此时甘陵情报组的王文密台,由于天线被隔壁一个可疑的人拉上一根线,担心暴露,报务员王文撤回了解放区。

为此,他纠集日军5个师团、6个混成旅团的大部和伪军共7万余人,用其在朝鲜和东三省的“剿共”经验,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行毁灭性的大“扫荡”,其规模之大、频率之高、手段之狠毒,都是空前绝后的。日军在“扫荡”中惨无人道地推行“三光政策”,制造了多起惨案,甚至灭绝人性地施放毒气,进行细菌战,在东起山海关、西至古北口的长城沿线,制造了东西长350余千米、南北宽40余千米的无人区。如1941年1月,日军血洗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村,一次集体屠杀群众1300余人,焚烧房屋千余间。

1940年春,延安中央托儿所成立。大批在前线与日军作战的抗日将领将他们的孩子送到延安来,以免除后顾之忧。这一时期,刘伯承司令员的儿子刘太行、左权副总参谋长的女儿左太北、邓小平政委的女儿邓林、任弼时的女儿任远征、黄镇的女儿黄文、黄浩,以及后来的杨勇司令员的儿子杨小平、白坚同志的儿子白克明等等都相继来到这座托儿所。后来,为了感谢美国友人对延安孩子们的热情捐助,中央有关部门决定:将中央托儿所更名为洛杉矶托儿所。战争环境艰苦而漫长,但洛杉矶托儿所成百上千个孩子都活了下来,惟独华北死了。

为粉碎日寇这一恶毒的“囚笼政策”,争取华北战局更有利的发展,并影响全国的抗战局势,配合正面国民党军作战,八路军总部发动了著名的“百团大战”。遭受沉重打击的日军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随后从华中正面战场抽调2个师团加强华北方面军,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扫荡”,并实施所谓的“烬灭作战”,杀戮居民,对粮秣、房舍及其他物资设备进行彻底的破坏,也就是最初形式的、有系统的、有组织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作战”。

在辽沈战役即将结束的时候,蒋认为东北失手,华北孤危,曾考虑放弃平津,令傅率部南撤,以加强长江防线或淮海战场;但又怕不战而撤,政治影响不好,故举棋不定。傅作义脱离阎锡山后,一直经营绥远,绥远成了他起家发展的老巢,西退绥远,较为可行;但又怕绥远地贫人稀,势孤力单,难以持久;如率部南撤,又怕被蒋所吞并,故也犹豫徘徊,难以决心。傅的这种心理,早被世人察觉。11月12日《大公报》刊登了法新社的一则电讯称:“坚守乎?西撤乎?傅作义正在打算盘!”鉴于徐蚌大战一触即发,蒋为了加强长江防线,应付徐蚌作战,11月4日召傅到南京磋商。

如1942年1月15日《解放日报》第三版刊登的《敌寇在华北的强化治安运动》一文指出:“所谓‘三光政策’就是敌人每次‘扫荡’我根据地时,常挨村洗劫,将男女杀光,东西抢光,房屋烧光,造成一片焦土,使我军民无法安居,形成所谓‘无人区’。在实行‘三光政策’时,敌人特别注意对我生产工具与牲畜之破坏与掠夺,企图根本摧毁我生产,以饿死我军民。”“三光政策”作为侵华日军野蛮凶残、奸淫烧杀、抢劫掠夺、无恶不作的代名词,为抗日根据地军民家喻户晓了。

赵王 陶治 泡船

上一篇: 北约推“塔林手册” 意图成为网络战国际法典

下一篇: 观察:下一场战争很可能从网络空间率先打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我赶军情网 版权所有 0.10282